首頁 >> 讀報
網絡讀書節目:讓書香溢出“屏”外
2020年09月23日 09:47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邵的灣 字號
2020年09月23日 09:47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邵的灣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一直以來,世人通過書籍的閱讀,用理性抵抗濫情,用明慧抵擋誘惑,透過靜默的字句,獲取知識、凝練智慧、冷靜推理、審視批判。大眾傳播時代,媒介技術帶來更多可供文化寄身的載體,書籍閱讀作為文化傳播途徑的作用在弱化和受限,人們對書籍的基本需求——消遣、資訊、知識、審美、思想等,都能夠在其他大眾媒體上得到滿足,也由此衍生出更多元、更具象的閱讀實踐活動。

  當前,網絡新媒體平臺紛紛推出優秀的文化讀書類節目,通過朗誦、解讀、演繹、評論等方式,將經典作品以視聽語言呈現。網絡上的閱讀,通過文學內涵引領視聽節目審美回歸,同時,網絡讀書節目也為文學經典提供了更為大眾化的棲息地。

  帶來在場或虛擬在場的儀式感

  互聯網平臺已經成為立體閱讀的主要媒介平臺。央視推出的文化情感節目《朗讀者》,同時在愛奇藝、騰訊視頻和央視網播出。實力文化和騰訊視頻聯合出品的場景式讀書節目《一本好書》,優酷獨播的讀書節目《一千零一夜》等視聽節目,體現了媒體人對文化的敬意與堅守。

  文學是一種交流的藝術,讀者作為審美主體為作品的價值落下錘音,而網絡讀書節目創造的是一種沉浸式的文化影像景觀,觀眾是信息的接收者亦是景觀的建造者,此類節目的“出圈”也體現了受眾對文化的追求和對立體閱讀的認可。與此同時,研究者們開始擔心兩個問題:作為“速讀”或“導讀”的網絡讀書節目會不會替代對書籍的“精讀”,從而顛覆傳統的閱讀方式?網絡立體閱讀會不會消解傳統閱讀的理性審美,從而破壞文化水準?

  就第一個問題,可以從文化與娛樂的“博弈”進入討論。隨著技術的發展,媒介形態多樣,信息潮水般涌入人們的掌心——移動設備,“苦讀的耐心”和邏輯的思考逐漸被視聽的感性瓦解。知識和文化需要以更多元、更廣泛甚至更潮流的方式被人們“閱讀”。在尋找新閱讀策略的道路上,學者們注意到了跨界閱讀,認為有些名著的閱讀需要跨越藝術形式的邊界來深入。相比于文字語言,視聽語言能夠更直觀、具體、確切地表現主題、烘托氣氛、渲染情緒,受眾也可以通過這種立體閱讀獲得比單純閱讀作品更為多元的感受和認知。于是,在這場博弈中,文化在貼著娛樂標簽的視聽語言中繼續“戰斗”。

  當然,這種策略是建立在對書本“精讀”的基礎上,所以網絡立體閱讀扮演的是“文化迎賓者”角色,以其自身屬性向受眾傳播經典,旨在引導受眾回歸書籍閱讀。同樣是借助文化的強大力量,相對于書本,網絡立體閱讀融合了圖文、視頻,帶來在場或虛擬在場的儀式感,有助于強化集體記憶,激發情感共振,提高文學吸引力,鏈接文本閱讀,以回歸文化的傳播和傳承使命。

  喚醒閱讀傳統和審美回歸

  《朗讀者》就是借助電視媒介對閱讀的一種回歸。朗讀者和觀眾同時在場或虛擬在場進行了一場融讀、誦、看、聽為一體的文化情感盛宴。書本僅是朗讀者手中的一個道具,一個閱讀傳統的象征物,承載知識和傳遞信息的任務由音視頻“接管”,閱讀作為印刷媒介的書本似乎被觀看讀書節目取而代之,盡管如此,“閱讀”一直在繼續。

  節目第二季第三期以“生命”為主題詞,演員胡歌講述自身故事并朗讀《哈姆雷特》經典片段,言語交流和口頭朗誦共同鑄造了一個強大的“話語圈”。靜默閱讀時,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而在此時此刻共情共景朗讀,卻能使一千合而為一。此時,一旁的鏡頭正記錄下集體情感的瞬間,這就不得不聚焦到“視頻圈”的魅力。這個聲音和圖像實現了時空的跨越與交錯,伴隨著技術手段的迭代更新,具象化、沉浸式地傳遞信息與情感,對大眾有著天然的“引誘性”,引導人們共情加入。

  網絡立體讀書節目,無論受眾最初以何種心態加入,都會在靠近經典的同時增長見識。網絡立體閱讀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攪動了知識和思想的流動,成為許多人打開名著的第一扇門。看完網絡視頻節目,有人走進城市的朗讀亭成為“最美朗讀者”,閱讀從私密、個性化,走向分享、公共化;有人回歸傳統的靜默閱讀,享受著一行行文字帶來的深度思考的快感。無論如何,網絡立體閱讀在以自己的方式,引領著讀者進行新的閱讀實踐,這是對文化的傳播,也是傳承。

  移動互聯網時代,網絡視頻平臺也在娛樂、膚淺的標簽背后展露出引領受眾審美回歸的努力。無論是《一千零一夜》的提煉式解讀,還是《一本好書》的演繹式導讀,網絡讀書節目都在交流著一種實用的智慧,喚醒人們回歸閱讀。加之視頻平臺用戶基數龐大,為網絡讀書節目提供了可觀的受眾群體;大數據等技術精準掌握受眾習慣和喜好;彈幕、留言、分享、話題、短視頻等形式加強用戶互動性;專注打造優質的文化節目IP,用戶忠誠度高。由此,網絡讀書節目也一步步形成了“網絡圈”。

  很明顯,在讀書節目這一立體閱讀實踐中,所有的媒介圈彼此互相交錯、融合,沒有誰消除了誰,只有為對方產生新的意義,并通過共同協作,浸入式地進行知識的傳播和文化的傳承。需要明確的是,任何力量都無法自我傳承,必須通過某種中介或載體。因此,互聯網平臺的讀書節目都作為立體閱讀實踐存在,以視聽“導讀”進入,以呼吁書本閱讀為目的,起到了增長見識、普及知識、文化傳承、傳遞正向價值觀的作用。

  讓經典依舊在知識的山谷里回響

  雖然無法替代文學作品帶來的邏輯思維和理性審美,網絡立體閱讀可以通過視聽方式,盡可能貼合文學作品的本真意境和獨特靈韻。《一本好書》,一個環形舞臺,若干個場景切換和一群實力演員串聯為一本多維立體的“好書”,從道具到臺詞,從演繹到評析,以強大吸引力的可視化,呈現還原作品的同時實現了審美追求。

  《一千零一夜》是現代“說書人”的表率,“在夜晚,在街頭”這些生活中隨處可見的場景,正是文學來源的平凡世界,他們手握書籍,將自身從文學作品中獲得的感知和領悟娓娓道來。由此,網絡立體閱讀也實現了快餐文化下從感性審美向理性審美的回歸,同時也回應了研究者們的第二個擔憂。

  網絡讀書節目作為實現經典閱讀的一股力量,拓寬了當下通往閱讀的入口,改變了進入方式,留下繼續深入的可能。碎片化時代,更應該重聞書香,回歸閱讀,結合網絡化、影視化、大眾化的閱讀節目,讓經典文學作品繼續成為照亮智慧的明燈,依舊在知識的山谷里回響。

 

  (作者:邵的灣,系俄羅斯人民友誼大學博士,供職于福建師范大學傳播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邵的灣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禹瑞麗)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午夜福利影院,国产av久久免费观看,日韩在线旡码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