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東北 >> 區域特色
考古證實:后人把唐代巖州訛傳為燕州
2020年07月23日 09:21 來源:遼寧日報 作者:郭平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發掘燈塔市古城址發現——后人把唐代巖州訛傳為燕州

  記者 郭平

  核心提示

  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從2009年開始,歷時8年,對燈塔市燕州城遺址進行考古發掘,發現這一遺址使用年代從東晉直到金代,跨越數百年。

  考古和史料證實,燕州實際是古代巖州的訛誤。這一古城原名為白崖城,曾經是唐太宗李世民東征時期親臨前線的古戰場,取得勝利后,改名為巖州。這位千古名君在這里留下了一段關愛將領、呵護百姓的千古佳話。直到遼代時,這一古城還稱巖州。

  城門口村挖出古代城門

  燕州城址位于遼陽燈塔市西大窯鎮官屯村的石城山上,城址周長2500米,呈不規則方形。

  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基建考古研究部副研究員蘇鵬力介紹,當考古人員一年年發掘下去,終于將金代補修的城門發掘出來時,村里一位80多歲的老人連忙過來看,跟考古人員說:“我說我們屯咋叫城門口村呢,原來真是在城門口啊!”看來,城門口的傳說已經超越了這個老人的記憶。

  當然,在金代補修的城門口遺跡下面,考古人員才真正見到了由隋唐時期修建的最早期城址。

  蘇鵬力說:“按照最初城門遺址與周邊同時代原始地面的關系分析,當初別說車輛不能進城,人進城也需要爬過一個較陡的山坡。”

  這種地勢反映了這座古城最初的特別明顯的軍事特征——易守難攻。

  燕州城南臨太子河,城址西、南兩面利用斷崖,東、北兩面修有石砌的城墻,城墻外面每隔40米還建有擴大防御面的馬面。這種地形和城防布局確實易守難攻。

  當然,證明這座古城具有明顯軍事用途的還有考古發現的雙重大門遺跡和數量可觀的兵器。

  燕州城址內部東高西低,呈簸箕形。城址東、北兩側修筑有石砌城墻及馬面;西、南兩側除西南角有一長約百米的豁口外,主要為斷崖。門址位于山城的西南角地勢最低洼的豁口處,南臨太子河。門址長7.6米、寬5米、殘高0.4米至2.8米。門道路面破壞比較嚴重,僅存門道南側寬約2米的范圍。門址南、北、東三邊發現有溝槽,溝槽內有木炭痕跡,西端也有南北向分布的木炭痕跡。門道南側路面上發現有席子一類的編制物痕跡。

  在門址中部偏西處的鋪路石上有三處圓形小坑,應該是門樞所在。在南側兩處圓坑附近出土排列有序的門釘,從門釘的大小可以判斷門道中有大小兩種門。

  門道遺物集中出土于門道南側寬約2米的范圍內,全為鐵器,除和城門有關的鐵釘之外、主要是大量的武器和甲騎裝具。有不同類型的鐵矛20余件、鐵鏃100件、鐵刀3把、鐵甲1組、馬鐙1副、馬面簾1具,還有鐵鋤板2件、鐵質門樞1件,其中以甲衣和鐵鏃數量最多,并且成組出土。鐵鏃不僅數量多,而且種類豐富,種類有鏟形、矛形、蛇頭形等,尤其以方頭鏟形數量最多。

  另外,門道還出土一枚“乾元重寶”錢幣,為門址的斷代提供了重要參考,它將人們的思緒引向1400多年前的大唐王朝。

  元代以前一直稱為巖州

  蘇鵬力在整理考古資料時,注意到了“燕州”這個稱謂的由來。

  然而,盡管這一名字在民間有傳說與唐太宗李世民有關,但是在史料當中,燕州的稱謂與燈塔市的這處重要遺址沒有直接關系。燕州名字只不過在上世紀30年代的一幅舊地圖中有過這樣的標注,但到底從什么時候開始稱燕州,并無確切的史料記載。“這與元代以后這里不再是兵家必爭之地、這里不再受人關注有關。”蘇鵬力說。

  結合考古發掘,現在可以基本確定,目前發掘的燕州城便是隋唐時期由割據遼東部族修建的白崖城。當年唐太宗東征,守城軍民投降后,唐改白崖為巖州,隸屬于營州都督府。

  到了遼代,繼續沿用唐制,《遼史·地理志》中記載有:“巖州,白巖軍,下,刺史……太宗撥屬沈州。統縣一,白巖縣。”

  在城址考古發掘時發現,遼代的遺物較少,推測在由唐到遼的數百年間,這里沒有經過大的動蕩,因此也就沒有發生相應的大規模破壞與建設。

  燕州城遺址在金代做過大規模的修補和改建,人們甚至可以在現存城墻上直觀地看到城墻經過修補留下的印跡。更何況在城門的考古發掘中發現,金代是在殘破墻基之上修建的城門設施。

  金代時期,這里廢州置縣。《金史·地理志》載:“石城,興定三年九月,以縣之靈巖寺為巖州。”

  有關專家經過考證,金代在這里廢州置縣的時間發生在金宣宗興定三年(公元1219年)。《金史》中提到的靈巖寺所在地也得到了考證,其遺址在現在遼陽市的安平礦區。

  2013年,考古人員在燕州城址中部偏南地區,發掘了近2000平方米,這是繼2009年之后,考古人員對燕州城址進行的第五次考古發掘,這次考古發掘發現有房址、灰坑、墓葬和大型建筑址等遺跡,年代從隋唐直至明清。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型建筑址的發掘過程中,出土了刻有“石城鳳安保國寺碑”文字的碑首一件,不僅確證了該地為石城鳳安保國寺遺址,也對《金史》中關于在此地設立“石城縣”的記述提供了實證。

  蘇鵬力說:“在燕州城遺址中,元代的留存幾乎沒有發現。”這說明燕州城的所謂兵家必爭之地的作用,也只是在特定的時期。一旦歷史形勢發生了變化,這一古城也就逐漸湮沒于史海當中,而古代的巖州經人們口口相傳,后來竟然變成了燕州。

  此前,燕州城址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2013年被國務院批準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

  蘇鵬力補充說:“在唐太宗東征的時候,燕州城這里也并沒有發生大規模戰斗。”那么,如此易守難攻的一座城池,唐朝軍隊是如何攻下來的呢?

  “勸降。”蘇鵬力說,“史料就是這么記載的,很簡單。”

  李世民納降救下萬余生命

  對于發生在燕州城的戰事,《新唐書》《舊唐書》都有記載。

  貞觀年間唐太宗東征,親臨的第一攻堅戰便是攻拔遼東城,此前那里一直被稱為襄平(今遼陽市)。在這次戰斗中,大唐軍隊利用拋石車,借助火攻戰術,勢如破竹,一舉攻拔了有數萬人防守的遼東城,震動了當時的割據遼東部族。

  此戰之后,唐軍隨即來到當時的白崖城下,駐扎在城的西北方向。史載,白崖城主準備投降,但是城中的將領意見不太一致,主戰主降各執一詞。城主后來也反悔,想不投降。

  李世民知道后,很生氣,《新唐書》載:“約以虜口畀諸將。”就是與將士們約定,把虜獲分給他們,以激勵將士。

  見大唐軍隊氣盛,白崖城主又決定投降,唐太宗就賜給他一些唐軍旗幟,命令:“如果想投降,就把這些旗幟插在城頭,告訴我們一聲。”

  不久,白崖城主便在城頭插上了唐軍的旗幟。城中有的人還在爭吵要不要投降的事,見城頭被插上了唐軍的大旗,以為城已經被攻破,便紛紛放下武器投降。

  沒有大動干戈就攻下堅城,唐太宗很高興,但是軍中的將領有意見了,遼東道行軍大總管李勣說:“我們將士們奮勇爭先,是想多取得一些虜獲,現在白崖城城破在即,不應該答應他們投降,讓將士們寒心。”

  《新唐書》載,“帝曰:‘將軍言是也。然縱兵殺戮,虜人妻子,朕所不忍也。將軍麾下有功者,朕能以庫物賞之,庶因將軍贖一城乎。’”

  這段話的意思是說,李世民承認之前的約定,但是他不忍心縱兵殺戮,搶人妻女。但那個約定還算數,他命人統計一下軍中有功將領,將用府庫中的絹帛獎勵他們。唐太宗說:“就算是替將軍把這一城百姓買下來吧。”《舊唐書》載,當時白崖城中“士女一萬,勝兵二千四百”。

  此后,李世民在當地設巖州,任命遼東割據部族的白崖城主為刺史,后來的史實證明李世民這一決定有遠見——此后唐軍東征沒有再像隋朝時期那樣反復在遼河兩岸艱苦作戰,巖州也再無戰事。專家指出,這種情況說明,巖州一帶一直處在大唐王朝牢牢的掌控當中。

  史籍對于白崖城留下了整整一段文字,甚至還有一個細節。

  《舊唐書》載:“師次白崖城,命攻之,右衛大將軍李思摩中弩矢,帝親為吮血,將士聞之,莫不感勵。”

  吮血是古代處理傷口的一種方法,就是用嘴將傷處的膿血吸出來,再上藥包扎。唐太宗為傷員處理傷口,是這位千古名君為后世留下的又一關愛將士生命的感人例證。當然,這件事情并不簡單,因為這位得到救治的將領是李世民心腹愛將右衛大將軍李思摩。

作者簡介

姓名:郭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午夜福利影院,国产av久久免费观看,日韩在线旡码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