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環球學訊
拉美動蕩局勢引發關注
2019年12月06日 09:2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閆勇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近期,拉美一些國家如智利、厄瓜多爾和玻利維亞,相繼出現了動蕩局面。拉美地區一時間受到國際社會廣泛關注。許多學者甚至發出“拉丁美洲是否又將成為燃燒的大陸”的疑問,并對動蕩背后的原因進行深入剖析。 

  新自由主義引發拉美動蕩局勢

  巴西ESPM大學阿雷格里港校區國際關系學教授法比亞諾·米爾尼楚克(Fabiano Mielniczuk)表示,從歷史角度來看,拉美國家在21世紀的最初10年繁榮發展,其原因眾所周知。由于拉美最貧困人群對20世紀90年代提出的新自由主義議程的負面影響感到不滿,所以一些拉美國家的左翼力量在世紀之交開始上臺執政。這些左翼政府上臺后,受益于因中國經濟高速增長而帶動的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上漲,通過再分配政策使國民經濟進入良性循環,并獲得民眾支持。但在2008年金融危機以后,美國試圖重振其在南半球的影響力,拉美的左翼政治力量也因此逐漸衰落。不過,當前出現不穩定局面的智利、秘魯和厄瓜多爾等國家是非常多樣化的,彼此間沒有太多共同點,但它們近期都傾向于靠攏美國。

  莫斯科國立國際關系學院“金磚國家”研究中心主任柳德米拉·奧庫涅娃(Lyudmila Okuneva)認為,拉丁美洲的抗議浪潮是當今全球工人階級、下層民眾、青年、窮人和被邊緣化的中產階級對社會發展不滿的表現。其主要原因是社會經濟問題的加劇,包括失業嚴重、生活成本上升、醫療和教育資源匱乏、生活水平逐步下降等。當前這些拉美國家民眾抗議背后的主要原因是社會不平等,這種不平等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加劇,變成一個全球性問題。在這些國家,宏觀經濟指標的改善和一些階層生活水平的提高,并不能給那些經濟狀況嚴重惡化的人帶來多少安慰,他們無法在自己的“廢墟”中忍受上層社會日益增長的奢侈。在這種情況下,即使是一項社會成本的小幅度增加,如厄瓜多爾小幅提升燃油稅、智利提高地鐵車票價格,都能引發一場強烈的社會抗議。但是,這種行為在過去只會引起暫時性的不滿。這就是拉丁美洲社會對新自由主義影響的強烈負面反應。

  俄羅斯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員安納托里·波洛夫科夫(Anatoly Borovkov)表示,玻利維亞在過去14年里,經濟和社會領域都出現了巨大的積極轉變。近年來,玻利維亞的國內生產總值年均增長5%,在拉美國家名列前茅。玻利維亞政府向農村生產者提供了大量資助,并且為學生、孕婦、養育兩歲以下兒童的婦女,以及60歲以上沒有領取正式養恤金的人提供社會津貼。在莫拉萊斯14年的執政期間,玻利維亞的極端貧困人口比例從38%下降到15%,貧困人口比例從60%下降到34%。盡管如此,在拉美及加勒比國家中,玻利維亞仍是僅次于海地的最貧窮國家。通過對這些指數的解讀,波洛夫科夫提出了一個令人深思的觀點。他認為,玻利維亞動蕩背后的主要動力是城市中產階級,因為他們未能從這些積極的轉變中以任何明顯的方式獲益。此外,不滿情緒也在商業界醞釀,特別是與外國資本有密切聯系的人,他們對莫拉萊斯開展社會主義運動并放棄新自由主義路線感到失望。

  在俄羅斯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亞歷山大·哈爾拉明科(Alexander Kharlamenko)和安德烈·佩雅塔科夫(Andrei Pyatakov)看來,玻利維亞是拉美社會經濟指標最好的“左轉彎”國家之一。近年來,該國國內生產總值穩步增長。不過,歷史上這個國家是分權的,關于土地的爭論分裂了西部的印第安人和東部的白人。所以說,玻利維亞的抗議活動是華盛頓支持的右翼勢力對該地區左翼和中左翼政府發動攻擊的一部分。但是,在厄瓜多爾和智利,抗議則是由國際金融機構強加的新自由主義改革浪潮所引起的。

  波洛夫科夫認為,作為一個經濟上成功、政治上穩定的國家,智利至今仍背負著1973年的政變重擔。智利前總統皮諾切特強加的憲法限制了大部分政治力量的能力。全球銅價波動等對智利經濟造成了嚴重損害,這顯然是促使智利現任總統塞巴斯蒂安·皮涅拉(Sebastian Pinera)的右翼政府接受國際金融機構要求的重要因素。其結果不僅因提高公共交通票價而引發了抗議,還使此前的教育和醫療私有化政策再次被熱議,增加了民眾的不滿情緒。

  緩解社會矛盾成為重中之重

  俄羅斯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執行主任德米特里·拉祖莫夫斯基(Dmitry Razumovsky)對當前拉美危機的原因進行了解釋。他表示,盡管當前拉丁美洲政治危機的表現形式各不相同,但它們仍有一個共同的根本原因,就是對先前社會契約的廢除。21世紀最初的“黃金十年”期間,為了換取公民生活質量的不斷提高,一些拉美國家的政府對違反民主規范(如玻利維亞)、地方腐敗(如巴西)或日益嚴重的不平等(如智利)熟視無睹。玻利維亞前總統莫拉萊斯難以理解,對百分之幾選票真實性的懷疑,怎么可能比他在玻利維亞取得的史無前例的經濟成就更有意義。智利總統皮涅拉也沒能預見到,作為拉美地區最富有的國家之一,智利會有數百萬人因地鐵價格的小幅上漲而走上街頭抗議。

  奧庫涅娃認為,在21世紀的第一個10年,一個良好的外部經濟環境允許中間偏左的拉美政府積累大量的財政資源并將其用于社會改革,這是其取得進步的一個主要條件。然而,由于種種原因,這些外部環境在此后難以繼續存在。即使在重新掌權后,拉美的中間偏左勢力仍將面臨導致其前任右翼保守派下臺的同樣問題。左翼政治家們必須找到辦法,迅速改善中下階層面臨的巨大社會困境,并應對不斷上升的通脹問題。今天的拉美國家政府,只有在證明它們能夠滿足社會需求的情況下,才能繼續掌權。否則,矛盾的持續積累會使拉丁美洲國家成為政治動蕩上演的舞臺。

 

  

  

作者簡介

姓名:閆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汪書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午夜福利影院,国产av久久免费观看,日韩在线旡码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