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科評論
【社科網評】國家主義極端化傾向無法令美國“再次閃耀”
2020年10月05日 08:3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吳建樹 劉暢 字號
2020年10月05日 08:3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吳建樹 劉暢
關鍵詞:美國;自由主義;國家極端主義

內容摘要:自美國建國以來,大多數政治家和政治學者都認為,應極力避免國家在社會發展中的過度影響,以此來維護公民的自由和社會繁榮。正如美國聯邦黨人認為的那樣,國家需要權力最小化,以避免它對人民的奴役,同時,也要避免過度的民主來使多數人奴役少數人的狀態出現。

關鍵詞:美國;自由主義;國家極端主義

作者簡介:

  自美國建國以來,大多數政治家和政治學者都認為,應極力避免國家在社會發展中的過度影響,以此來維護公民的自由和社會繁榮。正如美國聯邦黨人認為的那樣,國家需要權力最小化,以避免它對人民的奴役,同時,也要避免過度的民主來使多數人奴役少數人的狀態出現。這種美式的自由主義曾被標榜為永恒不變的真理,并不斷被美國強行復制到世界各地。而時至今日,反觀作為自由主義標桿的美國,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積重難返,包容多元的文化氛圍正逐漸被分化孤立的社會情緒侵蝕,自由主義根基正逐漸為日益泛起的國家主義所湮沒,曾經的“自由燈塔不再閃耀”,今日的美國已與美國國父們創立國家之初的期望愿景漸行漸遠。

  20世紀80年代末,美國國內貧富差距問題日漸凸顯。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這一趨勢更是日益嚴重。據2017年美聯儲相關報告顯示,2016年最富1%家庭的收入在全美家庭總收入中所占比例達到創紀錄的23.8%,是1992年最低紀錄的約兩倍。而底層90%家庭現在的收入在全美家庭總收入中所占比例還不到一半,從1992年的逾60%降至49.7%。美國這種無法逆轉的貧富差距趨勢反映了美國在種族歧視、貿易財政雙赤字、制造業空心化等多方面的深層次問題,在這種背景下,白人至上和排外孤立的國家主義極端化傾向在美國各利益群體中暗流涌動。特朗普在2016年的美國總統選舉中提出了具有強烈國家主義色彩的“美國優先”及“讓美國重新偉大”的競選政治口號,得到了很多選民的共鳴,使原本不被大多數政治觀察家看好的特朗普出人意料地擊敗了競選對手希拉里·克林頓,當選為美國總統。據統計,在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中,僅有百分之四十八的美國選民參加了投票,換言之,只有百分之二十四多一點的美國選民把選票投給了特朗普,這使得他并沒有得到大多數美國選民的支持。這無疑反映了美國當下國內政治的嚴重分歧、割裂與失衡。

  特朗普深知自己雖然當選為美國總統,卻仍缺失大多數民眾的支持。上任后,他并沒有試圖彌合美國國內各群體的利益分歧,而是通過推行更加極端的國家主義政策來迎合美國主流白人利益集團,進而鞏固自己統治地位的合法性。在政治上,特朗普努力推崇美國傳統政治文化中盎格魯?撒克遜民族國家的白人精英主義,以及他們所信奉的新教倫理的主導地位。正如特朗普的前律師邁克爾·科恩所言,在2016年美國總統競選期間,特朗普對少數族裔態度不屑一顧,他認為,他們“根本不是我們真正的美國人”,“自己永遠得不到西班牙裔美國人的選票”,“和黑人一樣,他們都是非常愚蠢的,不會投票給特朗普”。2017年1月25日,特朗普在美國國土安全部簽署旨在加強邊境安全和收緊移民政策的兩道行政令,并宣布將動用聯邦政府資金在美墨邊境修建隔離墻。隨后,特朗普政府又陸續出臺了多項更為嚴厲的限制移民政策,并引發了一系列連鎖反應。2020年5月至今,美國接連發生白人和少數族裔矛盾沖突導致的大規模抗議和騷亂活動。由此可見,美國社會中白人至上的國家主義逐漸抬頭,并造成美國內部的嚴重分化。特朗普一再聲稱讓美國再次偉大,但其所推行的帶有極端化傾向的種族歧視國家主義政策,又何以讓美國再次偉大?

  在經濟方面,特朗普上任后不久就提出了1.5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建設和投資計劃。這一龐大政策的目標是在未來10年內,動用2000億美元的聯邦資金拉動1.5萬億美元的地方政府和社會投資,建設和改造美國年久失修的公路、鐵路、機場及水利等基礎設施,以此來拉動國內就業和經濟發展。但美國長期的制造業空心化使得這些國內基礎設施投資計劃難以有效實施,推行國家主義的對外貿易政策,即貿易保護主義政策來實現美國制造業回流就顯得勢在必行了。故而特朗普頻繁使用《1974年版的美國貿易法》中的301條款,對中國、歐盟、加拿大、墨西哥威脅使用加征關稅的手段,以取得這些國家或共同體在貿易問題上對美國做出更多讓步。特朗普這些帶有國家主義傾向的經濟政策舉措,旨在恢復重商主義的經濟發展模式,來達到美國經濟出現內生性的高增長政策目標。特朗普政府的經濟國家主義政策在初期與國內民眾提振經濟的愿望相吻合,獲得了一定的支持。但在對外經濟層面,特朗普政府卻又屢屢受挫,以貿易保護主義為代表的國家對外經濟政策削弱了美國與盟國之間的互信與緊密關系,同時引發了與中國的大國競爭,并蔓延到其他領域。國家對外經濟政策面臨的種種困難最終很可能拖累國內投資計劃,為整體政策實施效果帶來極大的不確定性。

  在國家主義已經逐漸成為美國社會主流價值觀的狀態下,特朗普政府無意更無力扭轉這一歷史趨勢,他所采取的政策措施也必然是在迎合國家主義趨勢的同時盡可能地謀取自身短期政治利益。在政治層面上,堅持加強美國本土的白人精英主義和其所秉持的新教倫理,以確保他們在美國政治生活中的主導地位。同時,繼續嚴格限制來自國外的移民進入美國,以確保在美國各類政治選舉中依然保持本土白人相對多數的政治格局。在經濟層面上,特朗普政府會繼續堅持國家主義的經濟政策,通過對國外出口到美國的商品加征高額關稅以及通過讓美元大幅度貶值的方法來限制美國進口,同時提升美國制造業的出口能力,進而使就業和經濟得到進一步發展。

  國家主義極端化傾向是美國社會對其國家制度弊端和利益集團固化等問題,不能通過體制改革與社會財富再分配的方式解決,進而做出的一種政治選擇。從長遠來看,國家和執政者的這種極端國家主義傾向,將導致在制定政策時出現嚴重偏差。由于極端國家主義狀態下所采取的政策缺乏應有的靈活和審慎性,因此將導致國家在對外交往中陷入零和博弈困境,最終導致國家整體利益受損,使國家走向衰落。美國國家主義是本國歷史和現實多重復雜因素導致的結果,并非一屆政府的臨時決策,或將長期影響美國未來國家政策走向。

 

  (作者系察哈爾學會研究員、江蘇省歷史學會東南亞研究分會助理研究員;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博士研究生)

作者簡介

姓名:吳建樹 劉暢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汪書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午夜福利影院,国产av久久免费观看,日韩在线旡码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