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萃
【文萃】當代文學體裁流變新探
2020年08月20日 10:42 來源:《中國文學批評》2019年第4期 作者:胡亞敏 字號

內容摘要:在當代文壇,文學體裁及樣式的內部和外部都悄然發生著改變,不僅體裁之間互相借鑒和補充,而且非文學因素也進入文學體裁之中,形成不同話語形態之間的張力,尤其是隨著數字技術的普及和社會生活的快速變化,文學體裁的疆界面臨更大的沖擊。一些新的文本不僅展示了新的創作方式與傳播方式,而且改變了文學的性質和結構,給讀者帶來了新的審美體驗。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在當代文壇,文學體裁及樣式的內部和外部都悄然發生著改變,不僅體裁之間互相借鑒和補充,而且非文學因素也進入文學體裁之中,形成不同話語形態之間的張力,尤其是隨著數字技術的普及和社會生活的快速變化,文學體裁的疆界面臨更大的沖擊。一些新的文本不僅展示了新的創作方式與傳播方式,而且改變了文學的性質和結構,給讀者帶來了新的審美體驗。

  一、不同語域和媒介的混用

  不同文學體裁的交融在文學創作中早已有之,散文與詩交融形成散文詩,詩歌與戲劇組合成詩劇。這里所說的“不同語域的混用”與以往的融合不完全相同,它更強調文學體裁有意識的跨界,目的是造成奇特的效果,探尋創新的空間。

  英國作家弗吉尼亞·伍爾芙是較早意識到文學體裁這座“藝術之橋”有變窄趨勢的人,20世紀出現了一批具有后現代特征的作品。與此同時,非文學體裁進入文學,出現語域的越界,如交通標志、廣告用語、法律用語乃至數學和物理公式等進入文學文本,從而使其產生某種奇特效果。此外,社會學的田野調查、史學的方志等不同話語類型也進入了文學作品。

  文學體裁的邊界不僅受到來自不同話語系統的滲透,而且面臨其他媒介的侵蝕。如今視聽文化異軍突起,這使得以文字為載體的文學不僅獲得了新的傳播方式,而且,其結構方式和表達方式也發生了改變。隨著新技術和新媒介的興起,其他藝術媒介如畫面、聲效徑直進入文學,與小說、詩歌等文學體裁交織在一起,形成映照或互補,為讀者帶來了多重感受。

  這類多媒體產品雖然受到部分讀者的歡迎,但仍有一些讀者愿意享受閱讀文字的快感,這也許是紙質文本與數字文本并行不悖的現實基礎。

  二、數字文學的問世

  數字文學是文學與數字技術結合的產物,它通過計算機軟件或超鏈接生成。數字文學不同于紙質文本,不同于以紙質文本為來源的視聽文學,也不同于通常所說的“網絡文學”。超文本小說又稱超鏈接小說,是數字文學的一種代表性類型。它是由作者將眾多的信息塊以非線性方式鏈接而成,讀者需要下載特定的軟件才能在閱讀中不斷點擊鏈接來延續閱讀。

  數字文學具有超媒介的特點,文字、圖像、動畫、視頻、聲音等不同格式的文件集合起來,在相互作用中形成了一個異質共存的空間,同時,數字文學因事件的隨機組合而使文學文本結構呈開放性特點,數字文學的這些特性正在使結構主義敘事學的不少規則喪失闡釋力。

  數字文學的類型正在增加,除超文本小說外,還包括嶄露頭角的機器人寫作。這些類型在促使文學文本的結構方式和傳播方式發生變化的同時,也改變了文學的性質和呈現方式。數字文學能否成功還有待時間檢驗,但這些新的文本所充盈的對常規或秩序的反抗、對讀者創造性的召喚,必然為文學體裁的演變帶來新質,創造更多的可能性。

  三、非虛構文本的挑戰

  非虛構文本的出現是文學范式的又一次轉型,關系到對文學觀念的重新審視和調整。非虛構文本既是對文學基本屬性的顛覆性沖擊,同時又影響到文學體裁的內涵。

  非虛構具有“在場”、“介入”和立足個人體驗等特征。非虛構寫作特別強調現場感,要求作者深入生活底層,去感受普通個體的生老病死、喜怒哀樂,通過“在場”增加作品的說服力。在優秀的非虛構作品中,不同的體驗者或觀察者對事件的敘述疊加也會使社會景象更為豐滿逼真,這些特性又恰是非虛構文本的文學性所在。

  非虛構文本用“虛構/非虛構”的劃分方式打破了原有的詩歌、散文、小說、戲劇的文學分類格局,它試圖站在虛構的對立面,重新建立文學與世界的聯系。當然,建立在個人經驗基礎上的非虛構文學仍無法完全否認虛構的存在,非虛構文本的持續發展還有賴于進一步的創作實踐和理論研究。

  四、文學體裁的不變與變

  當今文學創作的巨變對已有的文學理論提出了嚴峻挑戰,我們需要正視和研究文學體裁的這些新類型,在吸收中國傳統文類思想和國外體裁理論的基礎上,守正創新,以更好地把握文學發展的方向。

  (一)大體須有

  每種文學體裁應具有與其他體裁相區別的基本要素所構成的整體性特征,即在長期文學實踐中逐步形成并約定俗成的基本構成因素和表現形態,有各自相對的穩定性。在劃分標準上,文學體裁的這種相區別的整體性特征又“不是以時間或地域(如時代或民族語言等)為標準”,再者,讀者的期待視野所形成的理解習慣,也對文學體裁的基本構架有限定作用。

  正是由于文學體裁的結構方式和構成要素所內含的普遍性和規范性,使其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歷史、疆域乃至媒介的限制而延續至今,而文學體裁的這種超越性也是千百年來文學體裁雖不斷變化但“常有其體”的根基所在。

  (二)定體則無

  縱觀文學發展史,文學體裁始終處在動態的變化過程中。就文學體裁而言,每種文學樣式要想保持自身生命力之不衰,就必須破體,以求新聲。任何一種體裁的規則和邊界,都有可能遇到來自文學體裁內部或外部的沖擊和瓦解。借用俄國形式主義的理論,陌生化的過程就是文學形式變革的過程,陌生化的理論從形式的角度揭示了文學發展的趨勢,這一理論同樣適合于文學體裁的演變,體裁變化另一個有趣的現象是邊緣向中心的移動。

  從創作實踐上看,文學作為一種創造性活動,在遵循文學體裁基本規則的同時,往往會打破常規去探尋新的結構方式和表達方式。對文學體裁的未定性質的研究,除了考察文學自身的發展和作家的自覺追求外,社會的、技術的條件也是新興文學類型產生的重要因素。

  事實上,當代文學理論也處于不斷調整中。探索和構建文學體裁劃分的新標準,構建更為開放的文學體裁觀念,從理論上為文學發展提供更為廣闊的空間和更多的可能性,這將是體裁研究的方向。

 

  (作者單位: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中國文學批評》2019年第4期,中國社會科學網 韓卓吾/摘)

 

作者簡介

姓名:胡亞敏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午夜福利影院,国产av久久免费观看,日韩在线旡码免费视频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