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科院社科聯 >> 文化大視野
字與詞勾勒中國 ——《新華字典》12版這樣修訂
2020年10月06日 11:24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劉丹青 字號
2020年10月06日 11:24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劉丹青

內容摘要:《新華字典》是新中國最有影響力的現代漢語字典。《新華字典》自1950年開始啟動編寫和出版工作,至今已歷經70年,出版至第12版。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編者按

  《新華字典》是新中國最有影響力的現代漢語字典。《新華字典》自1950年開始啟動編寫和出版工作,至今已歷經70年,出版至第12版。

  作為一部小型語文工具書,它以較小的篇幅提供最有用的字詞形音義信息,深受廣大讀者喜愛,成為億萬群眾讀書識字、學習文化的良師益友。國慶期間,《光明悅讀》特別策劃——《新華字典》修訂與新中國文化發展專版,通過《新華字典》修訂者和使用者的親身講述,以小字典展示社會主義建設的新成果和國家的文明進步。

 

  《新華字典》不但是新中國幾代國人最熟悉最鐘情的語文工具書,而且也是新中國成立之初最有標志性的文化教育產品之一。《新華字典》的啟動編纂,標示著我國五千年歷史上一個盛況空前的教育大發展、文化大普及的嶄新時代的到來。而12版的出版,則是《新華字典》繼承傳統、與時俱進、服務國人的初心在新時代的充分展示。

  新中國標志性的文化產品

  《新華字典》的“新華”二字,真切反映了它跟71年前誕生的新中國——新中華的緊密聯系。新中國成立之初,百廢待興,國民經濟要恢復、國民教育要普及、干群文化要提高,一本能滿足國人學習文化、讀寫文字基本需要的好用、適用、權威的字典,成為國家和社會的緊迫需求和長遠需要。著名作家、教育家,時任中央人民政府出版總署副署長兼編審局局長葉圣陶先生急國家之所急,想人民之所想,及時發起在1950年8月成立新華辭書社,迄今已70年,由此開啟了《新華字典》的編纂工作,并委托著名語言學家魏建功先生主持編寫,葉先生親自擔任字典審定。經過主編和編者們的齊心努力,到1953年12月,《新華字典》正式出版。《新華字典》一面世,就以其優質、便捷、好用的品性獲得了學校師生和億萬人民的喜愛,成為大眾讀書識字、學習文化的良師益友乃至終身伴侶,并很快成為各界心目中最權威的小型語文辭書,還多次被國家領導人當作珍貴禮物,在外訪時贈送給外國領導人、海外文教機構或在國內探望時贈送給農村學生家庭。2019年“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型成就展”設立了《新華字典》專柜,上面擺滿了歷年出版的各版《新華字典》,確立了它作為新中國標志性文化產品的地位。

  1956年,國家將新華辭書社整體并入中國科學院(也就是現在的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由此,《新華字典》的編纂修訂重任歷史地落到了語言研究所的肩上,同時字典的出版任務也轉由商務印書館承擔,由此開始了語言所和商務印書館在辭書編纂出版方面長達60多年的攜手合作關系,雙方共同努力維護和不斷提升《新華字典》的學術質量和社會影響。

  精益精益,與時俱進的修訂

  辭書的生命在與時俱進的修訂。字典的周期性修訂,一方面是因應時代的發展進步帶來的語言本身的發展變化,另一方面則是依托學術研究的新成果來不斷提升編纂質量,面向科學性、規范性和實用性,使小字典精益求精、跟進時代、永無止境,讓廣大師生和各界人士在手中和案頭擁有一本更新的字典、更好用的字典。《新華字典》歷經修訂,迎來了今天的第12版。

  《新華字典》的修訂,歷來是語言研究所的大事。每次修訂,所里都調動精兵強將,以確保修訂質量,歷史上多位學術大師親自主持修訂,形成了大師修訂小字典的傳統。

  每一版的發行之時,也是下一版的修訂工作開始之際。2011年11版發行后,我們在兩三年之后就開始了籌組12版訂組,做好各方面準備,到2015年正式啟動修訂。本次修訂是進入新時代以后的首次修訂,我們給予了高度重視。2017年,原詞典編輯室在院領導大力支持下擴建為中國社科院辭書編纂研究中心,下面專門設立了《新華字典》編輯室,加強《新華字典》編修工作。修訂組通過廣泛座談、多處調查、專項研究、重點攻關、個人分工、團隊合作、聽取意見、反復打磨,所內外院內外專家審稿,在面臨疫情的特殊時刻克服困難,與商務印書館同事一起完成編校工作的最后沖刺,終于在《新華字典》啟動編纂70周年之際推出了12版。

  更新的字典、更好用的字典

  本次修訂在意識形態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全面檢查,從嚴審稿,進一步提升字典的正能量。此外,本次修訂對字典內容和體例的改進主要有以下方面。

  (一)收字進一步落實國家規范,滿足教學需求

  本次修訂在收字方面的重點之一是進一步落實國家文字規范。除了全面收錄2013年公布的《通用規范漢字表》中8105個規范漢字以外,還增收了2013年以后獲批的幾個新規范字——“[見圖一](鉨)nǐ”“[見圖二](鈇)fū”“[見圖三](鉝)l씓[見圖四]tián”“[見圖五]ào”等幾個新的元素用字,并在正文字條和附錄《元素周期表》里同時體現,方便查檢。同時從教學需要出發,增補了教育部最新統編小學語文教材里涉及的《通用規范漢字表》未收漢字,如“[見圖六]qū”“籰yu蔓[見圖七](緌)ruí”等字。從而實現了《通用規范漢字表》和教育部統編小學語文教材用字的全覆蓋。

  從《新華字典》1953年版本收單字6840個(含異體字),到12版收13000字,收字數增加了將近一倍,其中規范字頭9460個。

  (二)引導讀音規范和用字規范

  通過增補字頭當代讀音引導讀音規范。例如“匱乏”的“匱”字增補了東漢張仲景的中醫名著《金匱要略》里的“匱”guì一讀,另外,為香港特區常見地名“鲗zé魚涌”的“鲗”增補了“鲗”的字頭讀音。對這個字我們進行專項研究,最后確定這個粵語的字“鲗zé”是比較合適的讀音。

  通過完善釋文用語引導用字規范。比如說沈陽的“沈”它在古書里面當作沉沒的“chén”,以前就說“沈”還有一個“chén”的讀音,“沈chén同‘沉’給人一個誤解,“沈”現在還能當作沉沒的“沉”來用,我們寫作“舊同‘沉’”就加了一個字。整個這批處理以后更加明確規范,就是這個字以前是可以作為沉沒的“沉”來用,今天我們寫沉沒的“沉”不應該寫沈陽的“沈”,既照顧了查閱的需求,又突出了規范。

  (三)增補新詞新義,反映當代語言生活

  在小型字典容量范圍內,跟進時代,分析現實語料,適量增補近年來已經穩定下來的新詞新義。按照音序,例如新增“爆表、爆紅、博眼球、眾籌、初心、打卡、代購、代駕、代言、到付、點贊、頂層設計、二維碼、反腐倡廉、粉絲、非物質文化遺產、工匠精神、官網、海歸、黃牛黨、截屏、酒駕、垃圾分類、力挺、流量、裸婚、秒殺、買單、賣萌、逆襲、捧殺、青蒿素、刷卡、刷臉、刷屏、數據庫、網購、薪火相傳、預警、智庫、追尾、自媒體”等新詞。有些以復音詞的形式在單字底下用方括號引出并給予簡要釋義,如“初”下新增:[初心]最初的心愿、信念:~不改|不忘~;有些以單字的例詞形式出現,如“非”的“前綴”義項下增加:非物質文化遺產,“購”的“買”義項下增加:網購。增加了我們現在的生活氣息。

  新增一些字、詞貼近當代社會生活的義項和用法,如“巴、被、超、炒、黨、卦、垃、萌、派、拼、澀、毒”等字下增補的相關新義項。具體如“萌”增加義項:稚嫩而惹人喜愛的:賣~(故作萌態以討人喜歡);這個是現代的常用詞。[充電]增加比喻義:喻補充知識,提高技能等:只有不斷~,才能跟上時代。

  根據語言事實和實際使用情況,適當改進和完善了某些釋義,如:[媒體]指傳播信息的工具,如報刊、廣播、電視、互聯網等:網絡~。原來第11版就沒有互聯網也沒有網絡媒體這個舉例。

  把學術研究和田野調查結合起來,全面修訂了涉及地名的條目。有的字增加了地名義項,如:“嘴”:俗作“咀”(現多用于地名):尖沙~(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氹dàng”:同“凼”(多用于地名),因為澳門用了這個字:~仔(zǎi)島(在澳門特別行政區)。有的根據行政區劃的變化修改了釋義,如“堼hèng”:用于地名:大~上(在天津市薊州)(11版作“薊縣”),現在12版就寫成了在天津市薊州。

  其他改進還包括:插圖注重綜合性和系統性;改進和完善《部首檢字表》,更加方便讀者檢字;從當代實際需要出發,重新編制了《新舊字形對照表》、依據《標點符號用法》(GB/T 15834—2011)更新了《常用標點符號用法簡表》、依據新資料更新了《世界各國和地區面積、人口、首都(或首府)一覽表》《地質年代簡表》《元素周期表》等。

  此外,在商務印書館的努力下,第12版首次實現了同步融合出版,其市場版本在正文各頁都設二維碼,可通過手機掃碼直接進入“新華字典APP”的界面,享受多媒體的知識服務。

  作為《新華字典》的編修單位,我們深知,這部小型字典承載著前輩的初心、當代的使命、未來的希望。我們將一如既往,以對國家、對人民的高度責任感,做好每一次修訂,與時俱進地奉獻最高品質的辭書,不辜負《新華字典》上的“新華”二字,讓它歷久彌新,譽滿中華!

 

  (作者:劉丹青,系中國社科院語言所原所長,第12版《新華字典》修訂總監)

 

作者簡介

姓名:劉丹青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午夜福利影院,国产av久久免费观看,日韩在线旡码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