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聯
走進中國絲綢博物館 中國絲綢勾勒絲路畫卷
2020年09月30日 12:50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竇瀚洋 字號
2020年09月30日 12:50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竇瀚洋
關鍵詞:絲綢;紡織品;廣繡技藝

內容摘要:西子湖畔,玉皇山中,竹樹交翠間,一座設計感十足的建筑惹人注目,這就是中國絲綢博物館。

關鍵詞:絲綢;紡織品;廣繡技藝

作者簡介:

    西子湖畔,玉皇山中,竹樹交翠間,一座設計感十足的建筑惹人注目,這就是中國絲綢博物館。

  中國絲綢博物館1992年在“絲綢之府”杭州建成開放,集紡織服飾文化遺產收藏、保護、研究、展示、傳承和創新于一體,是世界最大的絲綢專題博物館,也是海內外觀眾感受絲綢文化、了解絲綢歷史的“打卡目的地”。

  展示絲綢文化

  走進中國絲綢博物館,小橋流水、桑園染草的景觀讓人領略到秀美的江南蠶鄉風情。博物館總占地面積4萬多平方米,其中展陳面積占四分之一,由五大主題基本陳列和臨時展廳組成。博物館館藏近7萬件,涵蓋了以絲織品為主的各類紡織品,不僅有服裝,還有鞋帽、小件衣飾、生活用品、面料等。“從古到今,人們穿的、用的,只要涉及紡織品,館內大抵都有收藏。”中國絲綢博物館館長趙豐說。

  絲路館的“錦程:中國絲綢與絲綢之路”訴說著中國絲綢5000余年光輝歷程以及綿延萬里的絲綢之路的故事。在這里,可以看到錢山漾遺址出土的距今約4200年的家蠶絲絲線。錢山漾遺址位于浙江湖州,屬新石器時代晚期,遺址中發現了綢片、絲帶、絲線等,是迄今為止長江流域發現最早的絲綢產品,說明距今4400年-4200年的長江流域已有養蠶、繅絲、織綢技術。

  非遺館里,“天蠶靈機:中國蠶桑絲織技藝非物質文化遺產展”展示了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中國蠶桑絲織技藝的豐富內涵,包括蠶桑、民俗、制絲、印染、刺繡、織造等方面。

  來到紡織品文物修復展示館,幾名參觀者正在透過玻璃窗觀看文物修復的過程。深埋地下千百年的絲綢文物,受到病菌、微生物、潮濕等因素影響,出土時大多殘破糟朽。經過修復師“妙手回春”,才能呈現出原來的形態和光彩。修復展示館一樓用于紡織品信息提取、修復、研究等,二樓向觀眾展示修復之后的紡織品文物。

  漫步時裝館,“更衣記:中國時裝藝術”和“從田園到城市:四百年的西方時裝”展現了近百年來中國服裝演變歷程和17-20世紀歐美服裝的發展軌跡、時代特征、服飾風格等。

  中國絲綢博物館還設有女紅傳習館,觀眾可以體驗織、染、繡、編等互動項目。新猷資料館展示現代紡織面料樣本、珍貴紡織人物檔案和紡織科研相關報刊書籍、音像資料等,并能提供借閱服務。

  感受絲綢之美

  中國是世界絲綢發源地,源遠流長的中國絲綢文化,書寫了中華文明中濃墨重彩的篇章。古老的絲綢之路將東西方串聯,成為重要的貿易和文化交流通道,為東西方文明互鑒做出卓越貢獻。

  “錦程:中國絲綢與絲綢之路”是中國絲綢博物館基本陳列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它按歷史順序分為8個單元,通過絲綢之路沿線出土的漢唐織物、北方草原的遼金衣物、江南地區的宋代服飾、明清時期的官營織造產品以及近代旗袍和像景織物等,還原了不同時期絲綢之路上的文化交流圖景。

  在“周律漢韻”單元,可以看到著名的“五星出東方利中國”錦的復制品。這是一件小巧的織錦護膊,在青地上織出云氣紋、鳥獸紋、代表日月的圓形紋和“五星出東方利中國”字樣,紋飾具有鮮明的漢代特征。原件出土于新疆尼雅遺址,是禁止出國(境)展覽的國家一級文物。尼雅遺址為漢晉時期精絕國故址,是當時絲綢之路南道上的一處交通要塞。復制品由中國絲綢博物館制作,使用了根據四川成都老官山漢墓出土的漢代提花機模型復原的織機,真正做到了“漢機織漢錦”。

  北朝時期的蓮花獅象紋錦體現了波斯文化與中原文化的融合。獅子是波斯藝術常見題材,但在當時的中國還非常罕見,隨著絲綢之路的發展,波斯織物在中原流行開來。這幅織錦圖案中,獅子翹著尾巴,吐著舌頭,造型生動,反映了當時人們對這種外來動物的想象。在圖案空隙處,還織有“大吉”“王”“宜”等文字,這是漢地織錦常用的表現手法,表達了吉祥美好的祝愿。

  唐代立獅寶花紋錦圖案極為華麗,是當時流行的“陵陽公樣”。織錦以大窠花卉為環,環中是一只站立的獅子,環外是繁茂的花卉紋。這種花卉環中的動物紋樣由唐初陵陽郡開國公竇師綸所創,是將西域傳入的團窠聯珠動物紋樣與中國審美的花卉紋樣相結合的產物,被稱為“陵陽公樣”。此件織錦采用的是遼式緯錦,顯然是唐代晚期的織造技術特點,其紋樣帶有自由的寫實風格,是“陵陽公樣”在唐代晚期流行的典型代表。

  15世紀歐洲大航海時代打通了絲綢由中國直接傳入歐美的通道。17-18世紀,隨著東西方貿易愈漸頻繁,在歐洲掀起了一股中國風,帶有濃郁東方風情的中國絲織品深受歐洲貴族青睞。展廳里呈現了清代通過海上絲綢之路銷往歐洲的絲綢產品,白緞地彩繡人物傘是其中的精品。這把陽傘為19世紀60-70年代所制,用料極其奢侈,以象牙為傘柄,五色網格絲線流蘇為邊飾,白緞地刺繡為傘面。傘骨將傘面分割成8塊,每塊自成畫面,從中可以看到中國傳統的吉祥圖案、亭臺樓閣、戲曲和神話故事等。傘頂裝飾有象牙人物圓雕,是高鼻梁、白皮膚的西洋女子形象。這種中西合璧、個性鮮明的設計圖案正是當時中國外銷歐洲商品最明顯的特征之一。

  “這把傘可以說是清代廣繡技藝的集大成者。”中國絲綢博物館陳列保管部研究館員金琳告訴記者,廣繡色彩對比度較強,從其傘面以藍、黃、紅等飽和色彩為主色調,且繡面布局繁而不亂來看,這把綢傘應是從廣州出口歐洲的廣繡作品。

  緊扣時尚風潮

  作為一座研究型博物館,中國絲綢博物館先后建立了“中國紡織品鑒定保護中心”和“紡織品文物保護國家文物局重點科研基地”,對本館藏品和世界各地紡織品文物進行科學研究、保護與修復,培養出一批專業人才。

  今年8月開幕的“后宮遺珍:清東陵慈禧及容妃服飾修復成果展”中,一件出土于慈禧定東陵地宮的陀羅尼經被備受關注。經被獨幅織造,長2.9米,寬2.75米,因其用料之精、幅面之大、工藝之善而極為珍貴,同時也十分考驗修復技術。“陀羅尼經被出土時被裱過,我們首先面臨的問題就是如何‘去裱’,生怕一揭開經被就碎了。”中國絲綢博物館技術部副主任王淑娟說。由于經被體量龐大,修復工作需要“慢工出細活”,只能由修復師輪流上陣,歷時8年才完成修復。

  中國絲綢博物館還與世界知名紡織品研究機構和博物館在人員、項目、展覽、出版等領域積極合作,發起并成立“國際絲路之綢研究聯盟”“絲綢之路國際博物館聯盟”“絲綢之路與跨文化交流中心”和“國際絲綢學院”。“我們已初步構建成‘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與地區關于絲綢與紡織品文化的國際合作專業網絡。”趙豐說。

  這幾年,中國絲綢博物館越辦越“年輕”,為迎合不同年齡觀眾的需求而不斷創新。從2011年起,中國絲綢博物館每年舉辦年度時尚回顧展,回顧中國當年時尚事件,展示當代紡織服裝時尚元素,同時收集設計大師的服裝和服飾企業的精品面料。“希望能從中找到博物館與時尚‘對話’的結合點。”趙豐介紹,這項工作已持續了10年之久,2021年將舉辦“十年時尚回顧”大展。

  2019年,中國絲綢博物館與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合作,引進該館“克里斯汀·迪奧”展。今年又引進新的西方時裝展“巴黎世家:型風塑尚”,吸引了一大批年輕粉絲。除此之外,博物館還與當代時尚潮流結合,策劃了一系列豐富多彩的活動。“每年都會舉辦纖維藝術主題戶外展,還有國絲漢服節和全球旗袍日。”趙豐說,“我們已經摸索出一條具有自身特色的發展之路。未來將繼續努力,把中國絲綢博物館打造成一座研究型、國際化、全鏈式、時尚范的‘國字頭’博物館。”

作者簡介

姓名:竇瀚洋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午夜福利影院,国产av久久免费观看,日韩在线旡码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