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語言學
現代漢語雙音節多義詞和同形同音詞的分合
2020年09月30日 17:22 來源:《江蘇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作者:孫銀新 字號
2020年09月30日 17:22
來源:《江蘇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作者:孫銀新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 要:目前學界劃分現代漢語多義詞和同音詞常用的標準“語義是否有聯系”這一原則存在著很大的模糊性,不便操作,有必要細化。在對多義詞和同音詞重新界定的基礎上,以《現代漢語詞典》中收錄的雙音節詞為例,闡述了多義詞和同形同音詞區分中的得失,并就歸置失當的雙音節詞從多個角度分析原因,重新歸類。同音詞就是語音形式完全相同的一組詞。所謂“語音形式完全相同”包括聲母、韻母、聲調、調值、輕聲、兒化、變調和輕重音格式等語音要素上的完全相同。多義詞就是在同一個詞形之下同時兼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的詞義,并且在詞匯意義上存在明晰的語義聯系或者共同的語義特征的詞。《現代漢語詞典》中存在的形似多義詞實為同形同音詞的情形主要有六類:1.同名異實;2.一個詞素意義相同,另一個詞素意義不同,詞義完全不同;3.詞義不同,也不在同一個共時層面上;4.詞義源自不同的行業領域;5.詞義分別源自共同語和方言,屬于兩個系統;6.詞義分別源自漢語的不同語體。結合現代漢語詞義所由形成的理據,綜合考察詞的來源、構成詞義的詞素義、詞的內部結構關系、詞的不同義項各自形成或者演變的歷時途徑等多種因素,可以具體呈現詞的不同義項語義關系上的疏密,更有助于判斷多義詞,劃分出同音詞。這對現代漢語詞匯教學和研究,對于辭書編纂及修訂都具有理論意義和參考價值。

  關鍵詞:雙音節;多義詞;同形同音詞;詞義;詞素義

  作者簡介:孫銀新,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文學博士,博士生導師,中國修辭學會副會長。

  基金:國家社科基金項目“現代漢語常用詞的構成理據研究”(項目編號:13BYY123)的階段性成果。

  現代漢語里,多義詞和同形同音詞的界限問題由來已久,一直是個老大難問題。“如果我們只把來源不同的詞在語音上的相合看作同音現象,那么劃分同音現象和多義現象的界限是很簡單的事情。可是如果我們把某些多義詞意義結構的解體也看作同音現象,那么這個劃界問題就變得十分復雜了。即使如此,同音現象和多義現象還是有區別的。”1

  很長時間內,學界關于這一問題的主流觀點都是看詞義之間是否存在語義聯系。也就是說,只要某兩個意義之間存在語義聯系,就傾向于看成多義詞。如果兩個意義之間沒有聯系,就傾向于看成同形同音詞。從現代漢語教材到一些詞匯學研究專著,都大體如此。代表性的觀點如:“從詞的語音形式上看,現代漢語中的許多詞意義完全不同,而其語音形式(包括聲、韻、調等各個方面)卻完全相同。這樣的詞就叫做同音詞。”2“同音詞則是語音相同而意義之間并無聯系的一組詞。”3“語音相同、字形相同,但意義之間沒有聯系的一組詞,叫做同音同形詞。”4“同形的同音詞是形式相同而意義不相關聯的幾個詞。”5

  在實際分析和研究中,就是這個“語義有沒有聯系”的“語義”,也都有很大的模糊性。因為在詞的范圍內,“語義”應該怎么理解,究竟指什么,不是很清晰,學者們的意見也并不一致。例如有的學者認為指的是義項,“多義詞是一個語音形式聯系多個有聯系的義項的詞,同音詞是一個語音形式聯系多個從現時看不出聯系的義項,因而被看作是各個聲音相同,意義不同的詞。”6有的學者則認為指的是詞匯意義,“一個詞表示著兩個或兩個以上既有聯系又不相同的詞匯意義,這樣的詞就叫做多義詞。”7可見,理解上的分歧是客觀存在的。

  由于理解上的不同,研究者在堅持執行具體的標準研究多義詞和同形同音詞問題的時候,就不可避免地發生了分歧,對于一些特定的詞究竟歸入哪一類,也會有完全不同的判斷。再加上研究者各自使用的研究方法也不盡相同,觀點看法就更不一致,分歧也就更多。“依我們看,詞義有無聯系可以從兩個角度看:詞源上有無聯系,現時是否感覺意義有聯系。”8據此確定了四種可能,并且認為只有當詞源上有聯系,現時感覺意義有聯系的才是多義詞。其他三種情況下,無論詞源上有無聯系,現時感覺有無意義聯系,都應該看成同音詞9。甚至有學者結合有關《現代漢語詞典》第2版及其“補編”的語料研究后,不僅提出要重新界定多義詞,并且要重新劃分多義詞的不同類型,認為可以將現代漢語的多義詞分為義項有聯系的多義詞和義項平行的多義詞兩大類型10。

  據此,本文結合現代漢語詞匯學的基本理論,在系統考察《現代漢語詞典》中收錄的有關詞條的基礎上,就雙音節多義詞和同形同音詞的分合問題作進一步探討和分析。文中所引用的詞例,如無特別說明,都引自《現代漢語詞典》(簡稱《現漢》),不再一一標注。

  選擇雙音節詞為分析對象,主要原因在于:雙音化是現代漢語詞匯發展的趨勢。雙音節詞也是現代漢語詞匯的主體,占據的比例最大。相對于單音節詞而言,雙音節詞的義項數量要少得多,雙音節詞的意義體系要簡單得多。與單音節單純詞相比,在分析確定是多義詞還是同形同音詞時,在梳理詞義關系時,頭緒簡單明了,操作起來更加方便快捷。

  一、對多義詞和同形同音詞的界定

  現代漢語的同音詞有兩個類型:一是同形同音詞;一是異形同音詞。對多義詞而言,容易與之糾纏的只有同形同音詞。異形同音詞則無關。所以,有必要首先界定清楚多義詞和同形同音詞。

  從理論上講,多義詞重在“義”,顯然強調的是意義,而且數量“多”,不止一個;但是這樣多個意義又必須隸屬于同一個詞內,所以勢必形成了這些意義之間具有完整的體系性。同音詞重在“音”,而且要“相同”,說明這樣的“詞”在數量上也不會就一個。看起來二者的界限是很清楚的,但其中也都有一個“合”的問題,這是二者的共同之處。只是一種強調的“合”是“義”;一種強調的“合”是“音”;當然,合“音”和合“義”的寬嚴標準肯定不一樣。就同形同音詞來講,還要兼顧字形上的“合”。這是二者的本質區別。另外,就語言中一個個具體的實體詞而言,究竟是歸入多義詞,還是納入同形同音詞,就是一種“分”。總之,二者就是在這樣一種看似矛盾然而又非常合理且相互并存的關系中共現于語言的詞匯系統。也正因此,語言中存在這樣的情況:一些原本隸屬于同一個多義詞的不同意義,在語言的歷史發展中,由于失去了彼此聯系的語義紐帶,意義之間不再具有完整的體系,便分化為語言中的兩個同形同音詞。這在一定程度上成為現代漢語同形同音詞的一種重要的形成途徑。

  張永言認為,詞的多義性是一個共時的概念,不指詞義的歷時演變。如果某一個詞在語言發展的某一階段是甲義,到了另一階段失去甲義而產生乙義,我們就不宜說這個詞因有甲乙二義而具有多義性。要更深入地認識詞的多義性,就得進一步研究一個詞的各個意義之間的關系,即詞的意義結構和詞匯意義的類型。同時還認為,不要把詞的多義性跟詞匯同音現象混淆起來。同音詞現象就是詞匯同音現象。可見,張先生是把多義詞與同形同音詞當作兩個不同層面上的研究對象看待的11。

  張先生還從詞具有的概括性上闡述了詞的多義性產生的基礎,認為詞所概括的往往是對象的若干特征,而不是一個特征;同時,在一個概念所包含的特征里往往有若干特征跟其他概念的某些特征相通,這就構成了詞的多義性的基礎12。

  就同形同音詞來說,我們可以定義為,語音形式完全相同而且書寫形式也完全相同的一組詞。這里的語音形式當然應該包括聲母、韻母、聲調、調值、輕聲、兒化、變調以及輕重音格式等各種語音要素。只有作為詞的語音形式構成要素在這一系列條件上都相同,而且漢字書寫形式也都一樣,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同形同音詞。

  有的學者在給同音詞下定義時往往帶上意義條件。認為“同音詞就是指語音形式相同而意義完全不同的詞。”13“語言里發音和寫法相同而意義不同的詞叫做同音詞,或稱同音異義詞。”14在界定同音詞時,是否非得要加上“意義”或者“意義不同”“意義完全不同”這類附加條件?這也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從早期的著作中可以發現,從漢語詞匯研究一開始,學者們大體上都自覺或不自覺地遵循了這條原則。孫常敘認為:“語音形式相同而詞義不同的詞是同音詞。”15周祖謨認為:“語言里有一些發音相同而意義完全不同的詞,這種詞稱為‘同音詞’,或稱‘同音異義詞’”16。所以如此,主要是因為,同形同音詞研究從一開始就是在與多義詞研究的同步并行中進行的。為了盡可能清楚地揭示二者的不同,把意義作為一個標準引入,認為多義詞的意義無論在多大程度上相同,都看成詞義上存在一定的相互聯系。而同音詞則不然,意義完全不同,就是說沒有任何聯系。這從理論上看自然很完備且嚴密,但是語言事實證明,漢語中就有一些同音詞的例證打破了這種定規,非但不遵循“意義完全不同”原則,反倒是符合了“意義同多異少”的標準。比如:“啟動”和“起動”,“酣睡”和“鼾睡”,“界限”和“界線”,“十足”和“實足”。

  [啟動]動(1)(機器、儀表、電氣設備等)開始工作。(2)(法令、法規、方案等)開始實施或進行。(3)開拓;發動。

  [起動]動啟動。

  [酣睡]動熟睡。

  [鼾睡]動熟睡并打呼嚕。

  [界限]名(1)不同事物的分界。(2)盡頭處;限度。

  [界線]名(1)兩個地區分界的線。(2)不同事物的分界。(3)某些事物的邊緣。

  這類同音詞雖然在詞形上有差異,但在讀音上是完全一致的。更主要的是,詞義上也高度一致,有的義項甚至是完全一致的。這類詞完全可以看成近義詞。確切一點說,是同音詞和同義詞這兩類詞的交集中的“同音同義詞”。面對這類詞,如果堅持“意義不同”的標準,這樣的詞勢必會被排除在同音詞之外。反之,如果承認這也是同音詞,至少是異形同音詞,同時又要堅持“意義不同”的標準,這從理論到語言事實上又都是自相矛盾的。

  或許一些學者也看到了這種現象,所以把同形同音詞另稱為“同音異義詞”。如此看來,類似于“起動”和“啟動”這樣的詞稱為“同音同義詞”也未嘗不可。

  綜合以上分析,我們認為,在界定同音詞時,不必把“意義完全不同”作為必備條件,只需要根據語音條件,把語音形式完全相同的一組詞界定為同音詞就可以了。簡言之,同音詞就是指語音形式完全相同的一組詞。所謂“語音形式完全相同”,則應該包括聲母、韻母、聲調、調值、輕聲、兒化、變調和輕重音格式等語音要素上的完全相同。這樣定義的好處是:既包括同形同音詞,也包括異形同音詞;既能包括意義完全不同的同音詞,也同樣可以包容意義有關聯的同音詞。這樣的定義更客觀、更寬泛,更具有概括性,也更貼近漢語實際。

  在確定了同音詞之后,再看看多義詞。我們認為,多義詞就是在同一個詞形之下同時兼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的詞義,并且在詞匯意義上存在明晰的語義聯系或者共同的語義特征的詞。

  在這里,“詞形”包括兩個方面:一是指詞的語音形式,就是完整的音節或者音節組合;二是指詞的漢字書寫形式。對任何一個特定的詞而言,語音形式和漢字書寫形式不僅是對應的,而且這種對應還是穩定的。即便對于異形詞而言,語音形式和漢字書寫形式之間存在著一對多的關系,這種關系也是穩定的。

  至于“詞義”,就是詞中所包含的可以獨立用于造句的各種意義,不包括在現代漢語中僅僅用于構詞的詞素意義。現代漢語中,通常一個多義詞中所含有的詞義的數量至少有兩條。每一條詞義從構成上看,也都包括了各自獨有的詞匯意義、色彩意義和語法意義。“在這三者之中,詞的詞匯意義永遠都是處于主要的地位,它是詞義的核心,所以在詞義類聚的劃分中,詞的詞匯意義永遠都是決定性的條件。”17

  具體分析起來,每兩條詞義在色彩意義和語法意義上是否有關聯,這都不會影響到多義詞的存在。但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是多義詞,其所含有的各種詞義在詞匯意義上就一定會有明晰的聯系,正是這種詞匯意義上的聯系,決定了多義詞的地位。這種聯系如果借助于語義學上的語義特征分析法分析,最后就表現為詞義之間都具備的共有的語義特征。反過來看,也正是由于這些共有的語義特征的存在,使得一個多義詞內的各種詞義形成了一個完整的意義體系,多義詞才得以存在于語言的詞匯系統之中。

  二、《現代漢語詞典》對同形同音詞的處理

  《現代漢語詞典·凡例》中在涉及多字條目詞時說:“形同音同而在意義上需要分別處理的,也分立條目,在[]外右上方標注阿拉伯數字,如:[大白]1、[大白]2、[燃點]1、[燃點]2、[生人]1、[生人]2。”17這實際上就是詞典編纂者關于多音節同形同音詞的編排原則:凡是可以確認為同形同音詞的,不同的義項分條處理,并在詞目上加標數字。但凡同一組同形同音詞中,有幾個同音詞,就用幾個序號。現代漢語中同形同音詞中以兩條同音最為常見,三條的也有,但是很少。例如:

  [抄襲]1動(1)把別人的作品或語句抄來當作自己的。(2)指不顧客觀情況,沿用別人的經驗方法等。

  [抄襲]2動(軍隊)繞道到敵人側面或后面襲擊。

  [大號]1名尊稱他人的名字。

  [大號]2(~兒)形屬性詞。型號較大的。

  [大號]3名管樂器,裝有四個或五個活塞。吹奏時聲音低沉雄渾。

  上面的兩組例子,[抄襲]1和[抄襲]2是同形同音詞。[大號]1和[大號]3是同形同音詞。[大號]2有點特別,根據《現代漢語詞典》的凡例2和3,書面上一般不兒化,但口語里一般是兒化的,在釋義前加“(~兒)”。這就是說,在口語和書面語里實際上有兩種不同的形式,書面語中不用兒化,口語中卻要兒化。嚴格意義上講,如果[大號]2一定是兒化音,就不應該算作是[大號]1和[大號]3的同音詞,因為語音形式不完全一樣。又如:

  [參拍]1動(物品)參加拍賣。

  [參拍]2動(軍隊)參加拍攝(影視片等)。

  這一組同形同音詞,從構成詞的詞素意義上看,存在著部分相同,部分不同的情況。由于“拍”可以表示“拍賣”,也可以表示“拍攝”,兩種意義完全不同,因而“參拍”變成了一組同形同音詞。同樣的例子還有:

  [補編]1(1)動在內容上對已經出版的著作進行補充編寫。(2)名指補充編寫的著作(多用于書名)。

  [補編]2動(部隊、機關等)補充編制。

  [重播]1動已播過種子的地方重新播上種子。

  [重播]2動(廣播電臺、電視臺)重新播放已經播放過的節目。

  這兩組例子中,“補”的意思一樣,都是“補充”的意思,但是“編”可以表示“編寫;編輯”、“成本的書(多用于書名)”等意義,也可以表示“編制”的意義,因而兩個“補編”形成了一組同形同音詞。“重”都表示“重新;再”的意思,“播”既可以表示“傳播;傳揚”的意義,也可以表示“播種”的意思,因而兩個“重播”成了一組同形同音詞。

  下面這組詞又有所不同:

  [點播]1動播種的一種方法,每隔一定距離挖一小坑,放入種子。也叫點種。

  [點播]2動指定節目請廣播電臺、電視臺播送。

  在這一組詞中,除了“播”的意思不一樣以外,“點”的意思也都不同;一個用的是“點數”;一個用的是“在許多人或事物中指定”的意思。所以是兩個構詞詞素的不同意義使得“點播”成為兩個同形同音詞。前面所舉的例子“抄襲”也屬于這種情況。

  [抄襲]1抄:照著別人的作品、作業等寫下來當作自己的。

  襲:照樣做;依照著繼續下去。

  [抄襲]1抄:從側面或較近的小路過去。

  襲:襲擊;侵襲。

  其他如“儀表”“風騷”“風化”也都是由于構詞詞素各有不同的意義,造成了兩個同形同音詞。

  可見,同樣是同形同音詞,有的只是因為一個詞素的意義不同所致,有的則是兩個詞素的意義都不同所致。詞素義在影響并決定同形同音詞的形成方面客觀上存在著程度差異。

  不光詞素意義不同會影響并決定同形同音詞的形成,即使是同樣的構詞詞素,如果成分之間的結構關系不同,也會影響到同形同音詞的形成。例如:

  [師弟]1名(1)稱同從一個師傅或老師學習而從師的時間在自己之后的男子。(2)稱師傅或老師的兒子或父親的男弟子中年齡比自己小的人。

  [師弟]2<書>名老師和學生(弟:弟子)。18

  不難看出,[師弟]1是偏正式,[師弟]2是并列式。兩個詞是同形同音詞,可是二者的構詞詞素意義完全一樣。而與此相類似的另一個例詞是“弟妹”。《現漢》的釋義是:

  [弟妹]名(1)弟弟和妹妹。(2)弟弟的妻子。19

  兩種詞義所對應的詞的內部結構關系也不一樣。(1)對應的是并列式,(2)對應的是偏正式。可是對于這個詞條的處理,《現漢》采用的是多義詞的釋義體例,與“師弟”分列處理為同形同音詞完全不一樣。這表明,《現漢》在處理同類詞時,在堅持原則方面并沒有掌握好分寸,以致前后不大一致,對同形同音詞和多義詞的界定有些主觀隨意。

  再如:

  [生人]1動(人)出生(用于時間詞后)。

  [生人]2(~兒)名不認識的人(跟“熟人”相對)。

  [風化]1名風俗;社會公認的道德規范。

  [風化]2動(1)由于長期的風吹日曬、雨水沖刷和生物的影響等,地表巖石受到破壞或發生分解。(2)含結晶水的化合物在空氣中失去結晶水。

  [生人]1和[生人]2,兩個詞中的詞素“生”意義不一樣,結構關系也不同。[生人]1是述賓式,其中的“生”是“出生”的意義。[生人]2是偏正式,其中的“生”是“陌生”的意義。

  [風化]1是并列式,[風化]2是主謂式。當然,兩個詞中的“風”和“化”的意義也都各不一樣。

  還有下面這樣的特殊情況:

  [粉絲]1名用綠豆等的淀粉制成的線狀食品。

  [粉絲]2名指迷戀、崇拜某個名人的人。英語[fans]。

  這兩個詞,[粉絲]1是偏正式合成詞。[粉絲]2是個音譯詞,自然是一個單純詞。可見結構繁簡不同。這主要是因為詞的歷史來源不同,形成的理據不同所導致的。所以,詞的歷時來源不同,形成過程不同,構成理據不同,也同樣會影響到同形同音詞的形成。

  三、《現代漢語詞典》中多義項并呈的雙音節詞的詞匯類型

  《現漢》的雙音節詞條下,同時并列呈現出多個義項的詞很多。根據觀察,我們認為在很多詞里,這些意義很難統一在一個詞的意義體系中。也就是說,難以成為一個多義詞的不同意義。確切點兒說,這些詞義中,固然有很多可以歸并到一個多義詞的意義體系中,因而可以肯定是多義詞;然而也有相當多的詞條,盡管包羅了多個義項,還是難以看成同屬于一個詞的意義體系之內,主要原因是更多的特征顯示這些詞傾向于同形同音詞,而不是義項平行的多義詞。甚至還存在多義詞和同形同音詞界限模糊不清,混雜交錯的情形。具體可以分為以下幾種情況:

  (一)典型多義詞

  所謂典型多義詞,實際上就是一般意義上常說的多義詞。同一個詞中在共時層面上含有兩個以上的意義,并且在意義之間有著共同的語義聯系。例如:

  [表情](1)動從面部或姿態的變化上表達內心的思想感情。(2)名表現在面部或姿態上的思想感情。

  [回話](1)動回答別人的問話(舊時多用于下對上)。(2)名答復的話。

  這兩個詞,都同時含有動詞和名詞兩種意義。語義關聯自然不用說,兩種詞義的相似程度很高,只是所對應的語法結構關系不相同:動詞意義對應的顯然是述賓關系,而名詞意義對應的是偏正結構。至于其構詞成分的意義則是完全相同的。所以這兩個詞的多義實際上是由于詞內部的結構關系不同所決定的。例如:

  [板書](1)動在黑板上寫字。(2)名在黑板上寫的字。

  [俗稱](1)動通俗地叫做。(2)名通俗的名稱。

  這兩個詞,也同時含有名詞動詞兩種意義。語義關聯也很明顯。雖然從內部構成看,結構關系都可以看成是偏正式,但是差異也很明顯,表現為兩個方面:

  從詞的內部結構關系看,這兩個詞都可以有兩種構造類型:一個是狀中式,一個是定中式。狀中式對應的詞義是動詞性詞義,定中式對應的正好是名詞性詞義。

  從構成成分的詞素意義看,也有不同:“板書”的“書”表示“書寫”時,對應的是動詞性詞義;表示“字跡,字體”時,對應的是名詞性詞義。“俗稱”的“稱”表示“叫;叫做”時,對應的是動詞性詞義;表示“名稱”時,對應的是名詞性詞義。

  可見,這樣的多義詞,實際上是由于某一個處于中心地位的詞素的多義,外加該詞素和另外一個詞素之間可以有不同的構造關系,二者綜合作用形成的。例如:

  [草蟲](~兒)名(1)棲息在草叢中的蟲子,如蟋蟀等。(2)指以花草和昆蟲為題材的中國畫。

  [飯碗]名(1)盛飯的碗。(2)借指賴以謀生的職業。

  [水仙]名(1)多年生草本植物,地下鱗莖卵圓形,葉子條形,花白色,中心黃色,有香氣。供觀賞,鱗莖和花可入藥。(2)這種植物的花。

  [耕耘]動(1)耕地和鋤草,泛指農田耕作。(2)比喻辛勤地從事研究、創作等工作。

  [洪流]名(1)巨大的水流。(2)比喻不可阻擋的巨大力量或發展趨勢。

  [回敬]動(1)回報別人的敬意或饋贈。(2)用作反話,表示回擊。

  [冤家]名(1)仇人。(2)稱似恨而實愛、給自己帶來苦惱而又舍不得的人(舊時戲曲或民歌中多用來稱情人)。

  以上這幾個詞,也同時含有多個意義。意義之間的關聯方式是修辭格的綜合作用。“草蟲”“飯碗”“水仙”的兩個意義之間關聯方式為修辭格借代,意義(2)是在意義(1)的基礎上用借代產生的。“耕耘”“洪流”的兩個意義之間關聯方式為修辭格比喻,意義(2)是在意義(1)的基礎上用比喻產生的。“回敬”“冤家”的兩個意義之間關聯方式為修辭格反語,意義(2)是在意義(1)的基礎上用反語產生的。

  所以,這樣的多義詞,詞義的關聯方式在于使用修辭格后所產生的相關、相似或者相反的語義內容。也就是說,這類多義詞所以有多義,完全是在原有的詞義基礎上由于運用了特定的修辭格而形成的。例如:

  [紅色](1)名紅的顏色。(2)形屬性詞。象征革命或政治覺悟高的。

  [白色](1)名白的顏色。(2)形屬性詞。象征反動的。

  這兩個詞,意義之間也是有關聯的,意義(2)是在意義(1)的基礎上,借助于漢語的表達習慣,并運用象征手法固定下來的意義。所以象征手法直接促成了這類多義詞的形成,具有一定的文化背景。例如:

  [恢復]動(1)變成原來的樣子。(2)使變成原來的樣子,把失去的收回來。

  [豐富](1)形(物質財富、學識經驗等)種類多或數量大。(2)動使豐富。

  [堅定](1)形(立場、主張、意志等)穩定堅強,不動搖。(2)動使堅定。

  [完善](1)形完備良好。(2)動使完善。

  這四個詞,意義之間的聯系程度很高。詞義(2)是在詞義(1)的基礎上,增加了“使令”意義,所以詞匯意義更豐富。產生多義的原因是由于不及物動詞或者形容詞,在語言中獲得了帶賓語的用法后,而逐漸產生了動詞性的意義,這與古漢語的動詞或者形容詞的使動用法是一致的。上例中的“恢復”本來是不及物動詞,帶上賓語(比如“原樣”“秩序”等),便有了意義變化;“豐富”“堅定”“完善”本為形容詞,帶上賓語用作動詞后,產生“使令”意義,也就成了多義詞。所以產生這種多義詞的原因是語法功能變化的結果。例如:

  [編輯](1)動對資料或現成的作品進行整理、加工。(2)名做編輯工作的人。(3)名新聞出版機構中編輯人員中級專業職稱。

  [批注](1)動加批語和注解。(2)名指批評和注解的文字。

  這一組詞,詞義之間的聯系體現在動作行為及其施事和受事,以及專門從事某一行業的職業稱謂的關系。“編輯”表示動作行為,自然就可以有動作所關聯的主體施事,于是就有了詞義(2);再者,這樣的動作行為一旦成了施事主體的專門職業,也就有了詞義(3)。“批注”是一種動作行為,這種動作行為所產生的結果就是詞義(2)。所以,句法結構中深層的隱性語法關系也就是語義關系的不同,這同樣也會影響到詞義的不同,也同樣是產生多義詞的一個重要條件。例如:

  [菜籽]名(1)(~兒)蔬菜的種子。(2)專指油菜籽。

  [情人]名(1)相愛中的男女的一方。(2)特指情夫或情婦。

  [朋友]名(1)彼此有交情的人。(2)指戀愛的對象。

  [對象]名(1)行動或思考時作為目標的人或事物。(2)特指戀愛的對方。

  [喜事]名(1)值得祝賀的、使人高興的事。(2)特指結婚的事。

  [終身]名(1)一生;一輩子(多就切身的事而言)。(2)特指婚姻。

  [初速]名(1)運動物體在一個特定運動過程開始時的速度。(2)特指彈頭脫離槍、炮口瞬間的運動速度。

  [詩書]名(1)指我國古代典籍《詩經》和《尚書》。(2)泛指儒家經典或書籍。

  [坐鎮]動(1)(官長)親自在某個地方鎮守。(2)泛指領導親自到下面抓工作。

  [練兵]動(1)訓練軍隊。(2)泛指訓練各種人員。

  [媳婦](~兒)〈方〉名(1)妻子。(2)泛指已婚的年輕婦女。

  這一類詞,每個詞內部意義之間的聯系方式主要表現為詞義內容都概括了同一類人或者事物、現象,差別在于不同的詞義所概括人或事物現象的范圍大小不同。每兩個詞義之間,要么概括的范圍由大變小,從一般意義變為專指意義或者特指意義;要么概括的范圍由小變大,詞義由專指變為泛指。詞條釋義中的“專指”“特指”“泛指”“指”都很清楚地說明了這一點。

  (二)采用的是多義詞的釋義體例,然而卻是同形同音詞

  所謂多義詞的體例,是指《現漢》在給具體的詞條釋義時,按照典型多義詞的釋義體例和模式,依次呈現了多個不同的意義。從形式上看,似乎這些詞也是多義詞。然而,這些形似多義詞的詞目,從詞匯研究看,本質上仍應該歸并到同形同音詞之中,根本就不是多義詞。請看下面這些詞例:

  [菜花](~兒)名(1)油菜的花。(2)花椰菜的通稱。

  [斗雞]名(1)一種游戲,使公雞相斗。(2)一種游戲,一只腳站立,另一條腿彎曲著,兩手捧住腳,彼此用彎著的腿的膝蓋互相沖撞。

  [褡褳]名(1)(~兒)長方形的口袋,中央開口,兩端各成一個袋子、裝錢物用,一般分大小兩種,大的可以搭在肩上,小的可以掛在腰帶上。(2)摔跤運動員摔跤時所穿的一種用多層布制成的上衣。

  [大錢]名(1)舊時的一種銅錢,較普通銅錢大,作為貨幣的價值也較高,泛指錢。(2)指大量的錢。

  [法郎]名(1)法國等國的舊本位貨幣。(2)瑞士等國的本位貨幣。

  [回味](1)名食物吃過后的余味。(2)動從回憶里體會。

  [長年](1)副一年到頭;整年。(2)名長工。(3)〈書〉形長壽。

  [大洋]名(1)洋(2):四~。(2)銀圓。

  [紅星]名(1)紅色的五角星。(2)指非常受歡迎的明星。

  [書展]名(1)書籍展覽、展銷。(2)書法展覽。

  可以看出,以上這些詞,無論幾個詞義,雖然歸屬于同一個詞條,然而從意義上看,差別實在太大,很難看出同一詞條下的這些詞義之間存在怎樣的關聯。

  如果從構成詞的詞素意義看,可以發現,這些詞中的構成成分,都至少有一個詞素是多義的;也有的詞中,兩個詞素都是多義的。這些不同的詞素意義對于整個詞的影響,就是使詞產生了不同的詞義,并使得詞中各有了與之一一對應的不同的詞義。說明詞素的不同意義與詞條中所含有的不同詞義有直接的對應關系。這就是明顯可以看到的不同詞義形成的原因。

  關于這類詞,下一節還將進一步分析其中的不同情況。

  (三)介于多義詞和同形同音詞之間,多義詞和同形同音詞混雜

  屬于這類情況的詞條在《現漢》中也占有不小的比例。跟前面兩類情況相比,最主要的區別在于:似乎是將前面兩類情況湊合在一起,沒有作任何區分;也未加注任何說明,因而顯得混亂蕪雜。例如:

  [常住](1)動經常居住。(2)動佛教指佛法無生滅變遷。(3)名佛教、道教指寺觀及其田產什物等。

  [法寶]名(1)佛教用語,指佛說的法,也指和尚用的衣缽、錫杖等。(2)神話中能制服或殺傷妖魔的寶物。(3)比喻用起來特別有效的工具、方法或經驗。

  [法理]名(1)法律的理論根據。(2)〈書〉法則。(3)佛法的義理。(4)法律和情理。

  [功課]名(1)學生按照規定學習的知識、技能。(2)指教師給學生布置的作業。(3)泛指做某項事情之前所做的必要的準備工作。(4)指佛教徒每日按時誦經念佛等的修煉事項。

  [大雪]名(1)下得很大的雪。(2)氣象學上指24小時內降雪量達到3毫米以上的雪。(3)二十四節氣之一,在12月6、7或8日。

  上面這幾個詞,同時列出了幾條釋義。可是仔細看,意義之間的聯系并不緊密。“常住”的意義(1)和后面的(2)(3)也難以看出有多少內在聯系,這是詞義的來源不同所致。即便是(2)(3)這兩個詞義,其間的語義聯系也不清晰。根據詞義的來源,最好區分為三個同形同音詞;至少也要把“經常居住”單列出來,區分為兩個同形同音詞。

  [常住]1動經常居住。

  [常住]2動佛教指佛法無生滅變遷。

  [常住]3名佛教、道教指寺觀及其田產什物等。

  同樣,根據詞義形成的歷時來源或者理據,“法寶”也應該分為兩個詞條。其中(2)(3)意義聯系很密切。“法理”也應該分為四個同形同音詞。“功課”“大雪”應該至少分為兩個同形同音詞。

  [法寶]1名(1)佛教用語,指佛說的法,也指和尚用的衣缽、錫杖等。

  [法寶]2名(1)神話中能制服或殺傷妖魔的寶物。(2)比喻用起來特別有效的工具、方法或經驗。

  [法理]1名(1)法律的理論根據。

  [法理]2名〈書〉法則。

  [法理]3名佛法的義理。

  [法理]4名法律和情理。

  [功課]1名(1)學生按照規定學習的知識、技能。(2)指教師給學生布置的作業。(3)泛指做某項事情之前所做的必要的準備工作。

  [功課]2名指佛教徒每日按時誦經念佛等的修煉事項。

  [大雪]1名(1)下得很大的雪。(2)氣象學上指24小時內降雪量達到3毫米以上的雪。

  [大雪]2名(1)二十四節氣之一,在12月6、7或8日。

  顯然,這樣梳理,將多義詞和同形同音詞區分開來,將會使《現漢》對詞義的歸并更有體系性,也與詞匯學理論更加一致。

  四、形似多義詞的同音同形詞的類型

  前面列舉了《現漢》中存在的釋義體例是多義詞,而本質上應歸入同形同音詞的一些詞例。這些詞的共同特點是,所包含的詞義之間很難找到清晰的內在語義聯系。與典型多義詞類型相比較,明顯缺乏多義詞內部語義聯系的條件、方式或者特征。

  具體分析起來,有以下幾種情況:

  (一)同名異實

  所謂“同名異實”,是指詞的形式相同,可是詞義絲毫不同,詞所指稱的客觀對象也完全不一樣。《現漢》的形似多義詞中,有許多就屬于這種情況。前面所列舉的“菜花”“斗雞”“褡褳”“大洋”“法郎”“紅星”等都是。再如:

  [長鼓]名(1)朝鮮族打擊樂器。(2)瑤族打擊樂器。

  這些詞,《現漢》給出的釋義差別大,難以看出詞義之間有什么聯系。從詞的構成理據看,也沒有什么共同點可言,兩條詞義甚至各有不同的來源,互不相干,因此應該是典型的同形同音詞,也是“同名異實”的同音名詞,而不是多義詞。用詞匯學理論標準來衡量,要使詞典規范性進一步加強,就得傾向于“分”。以上這些詞都應該分離為兩個獨立的同形同音詞條。

  (二)一個詞素意義相同,另一個詞素意義不同,詞義完全不同

  這類詞從詞素看,有一個詞素的意義相同,另外一個詞素的意義則不同,因而所具有的兩條詞義也就不同。由于詞義在構成理據上的顯著差異,這類詞應該看成同形同音詞。這種情況在《現漢》中已經處理為同形同音詞的情況也還有一些,例如:

  [插播]1動在已經播過種的地里穿插著播另一種作物的種子。

  [插播]2動臨時插進已經編排好的節目中間播放。

  [插口]1動插嘴。

  [插口]2名可以插入東西的孔。

  《現漢》將“插播”分列為“插播1”和“插播2”,將“插口”分列為“插口1”和“插口2”,這就很好地體現了同形同音詞的分條立目原則。前面列舉的“重播”也分列為“重播1”“重播2”。這樣處理很正確。可是前所列舉的“大錢”“書展”明明也是這類情況,卻沒有處理為同形同音詞。

  [插隊]動(1)插到隊伍中去。(2)指20世紀六七十年代城市知識青年、干部下到農村生產隊勞動和生活。

  [廠齡]名(1)指某個工廠建立的年數。(2)指職工在某個工廠連續工作的年數。

  [車速]名(1)車輛運行的速度。(2)車床等運轉的速度。

  應該說,“大錢”“書展”“插隊”“廠齡”“車速”這幾個詞,與“插播”“重播”“插口”都屬于同一種情況,都分列為不同的詞條才是。唯如此,才能使同形同音詞分條立目的原則貫徹始終,使《現漢》編排的詞條原則上前后一致,體例上完全統一。

  (三)詞義不同,也不在同一個共時層面上

  《現漢》中有些詞同時列出了兩條詞義。就使用的情況看,一是現時意義;一是舊時意義。二者在現代漢語中并不同時出現,也就不在同一個共時層面上。例如:

  [茶園]名(1)種植茶樹的園子。(2)舊時稱戲院。

  [打炮]動(1)發射炮彈。(2)舊時名角兒新到某個地點登臺的頭幾天演出拿手好戲。

  [搭班](~兒)動(1)舊時指藝人臨時參加某個戲班。(2)臨時參加作業班或臨時合伙。

  [韃靼]名(1)古時漢族對北方各游牧民族的統稱。明代指東蒙古人,住在今內蒙古和蒙古國的東部。(2)俄羅斯聯邦的一個民族。

  [當今]名(1)時間詞。如今;現時。(2)封建時代稱在位的皇帝。

  [釘鞋]名(1)舊式雨鞋,用布做幫,用桐油油過,鞋底釘上大帽子釘。(2)體育運動上跑鞋和跳鞋的統稱。

  [護照]名(1)國家主管機關發給出國執行任務、旅行或在國外居住的本國公民的證件,證明其國籍和身份。(2)舊時因出差、旅行或運輸貨物時向主管機關領取的憑證。

  如前文所說,詞的多義性是一個共時范疇,而非歷時層面上的問題。以上這些詞,雖然以多義詞的體例列出了不同的詞義,然而因為其中都有一個在現代漢語里不被用到的歷時意義,所以在共時平面內也就不宜考慮進來。這樣的意義實際上應該和另一個現時意義完全分開,而不應該像《現漢》這樣,直接用多義詞的體例分列詞義。這一類同形同音詞可以叫做歷時同形同音詞。

  (四)詞義源自不同的行業領域

  《現漢》中有些詞,雖然是多義詞的詞義分列體例,可是不同的詞義往往源自不同的行業和學科領域。例如:

  [底數]名(1)數學上與對數相關聯的概念術語。(2)事情的原委;預定的計劃、數字等。

  [傳票]名(1)司法機關簽發的傳喚與案件有關的人到案的憑證。(2)會計工作中據以登記賬目的憑單。

  [單數]名(1)正的基數,如1、3、5、7等。與“偶數”相對。(2)某些語言中由詞本身形式或其他形式表示的單一的數量。與“復數”相對。

  [倒座兒]名(1)四合院中跟正房相對的房屋。(2)車船上背向行駛方向的座位。

  [低壓]名(1)較低的壓強。(2)較低的電壓。(3)舒張壓的通稱。

  [調號](~兒)名(1)表示聲調的符號。(2)音樂上指用以確定樂曲主音高度的符號。

  顯而易見,這些詞都因為與不同行業或者學科領域有關聯,并且各自附帶了不同學科行業里的常用意義,有的甚至是專業術語的意義。即使其中個別詞素的意義一樣,但整個詞的詞義還是完全不同的。嚴格地說,實際上也完全符合“同名異實”同音同形詞的特點。考慮到這些詞義都分別表示了不同專業領域或學科中的術語意義,詞義之間從各自的形成理據上看也難以關聯,所以單列出來。由于詞義之間關聯性微弱,這些詞實在不宜用多義詞的體例分列詞義,而應該按照同形同音詞的體例分列不同的詞條,再單獨釋義。

  (五)詞義分別源自共同語和方言,屬于兩個系統

  跟上面幾類情況不同,《現漢》中還有一些形似多義詞的條目,一個詞條下所呈現的詞義中,有的屬于共同語,有的屬于方言。《現代漢語詞典·凡例》中說:“標〈方〉的表示方言。”20例如:

  [百葉]〈方〉名(1)千張。(食品,是一種薄的片狀豆腐干。)(2)牛羊等反芻類動物的胃,做食品時叫百葉。

  [當先](1)動趕在最前面。(2)〈方〉名當初。

  [檔位]名〈方〉(1)攤位。(2)檔次;級別。

  [刀魚]名(1)刀鱭,魚,生活在海洋中,每年4-6月進入江河產卵,然后返回。(2)〈方〉帶魚。

  [豆乳]名(1)豆漿。(2)〈方〉豆腐乳。

  [地板]名(1)房屋等建筑物內部以及周圍的地上鋪的一層東西,材料多為木頭、磚石或混凝土。(2)〈方〉田地。

  [行禮]名(1)致敬禮,如鞠躬、舉手、作揖等。(2)〈方〉送禮。

  這類詞,單看每個詞下列出的詞義來源,就有共同語和方言的區別,屬于兩大系統。再從詞義內容,到詞義所指稱的事物對象,也都完全不同。詞的理據同樣也明顯不同。即使兩條詞義都可能與詞中所含的某一詞素的意義有關聯,但是詞義仍然關聯不上,還是分別獨立為好。將這類詞處理成同形同音詞更為穩妥。

  (六)詞義分別源自漢語的不同語體

  《現漢》中形似多義詞的詞條,詞義分列時還有下面這種情形:兩條詞義,其中的一條帶有標記“〈書〉”。例如:

  [茶湯]名(1)食品,糜子面或高粱面用開水沖成的糊狀物。(2)〈書〉茶水。

  [猖獗](1)形兇猛而放肆。(2)〈書〉動傾覆;跌倒。

  [倡優]名(1)古代指擅長樂舞、雜耍的藝人。(2)〈書〉娼妓和優伶。

  [長年](1)副一年到頭;整年。(2)名長工。(3)〈書〉形長壽。

  [唱詩]動(1)基督教指唱贊美詩。(2)〈書〉吟詩。

  [潮信]名(1)指潮水,因其漲落有一定的時間、所以叫潮信。(2)〈書〉婉辭,指月經。[傳言](1)名輾轉流傳的話。(2)動〈書〉傳話。

  根據《現代漢語詞典·凡例》,“標〈書〉時表示書面上的文言詞語。”20這類詞所具有的詞義分別源自兩個不同的層面:一是古漢語歷時層面,作為古漢語文言詞的詞義,現代漢語口語中使用較少;但在書面語中仍有一部分得以保留延續使用,并帶有莊重古奧或者典雅的文言意味,因而具有了書面語體風格色彩。另一種詞義就是現代漢語的一般意義,口語書面語沒有特別限制。這樣,古今兩種意義顯現的差別很大。無論詞義的歷時來源,還是詞內的詞素意義,內在關聯性都很弱,視為多義詞的理據不足,實際上已經是一種同形同音詞。這類詞作為同形同音詞分條釋義更合理。

  可見,漢語中雙音節形似多義詞而實際上是同形同音詞的類型也有多種。無論從詞義的指稱對象,詞素意義的不同,詞義能否在共時平面內同現,詞義產生的行業領域,詞義與共同語和地域方言的關系,古今詞義異同比較等方面看,這些詞義之間的關聯性都很弱,作為多義詞看待,顯然缺乏理據。本文傾向于看成同形同音詞。《現漢》中關于這些詞的釋義體例與典型的多義詞沒有絲毫的區別,與同形同音詞的分條釋義體例當然也不一樣。這與漢語詞匯學上關于多義詞和同形同音詞劃分的理論原則很不一致。從堅持辭書的規范性和體例統一的原則看,辭書修訂中這一方面的工作需要加強和完善。

  五、結語

  本文就現代漢語雙音節多義詞和同形同音詞的區分與合并問題,就目前學界一直堅持的“語義是否有聯系”原則進行了細致分析。既對多義詞和同音詞重新界定,又結合《現代漢語詞典》中的典型語料,分不同情況闡述了多義詞和同形同音詞區分歸并中的得失,并就歸置不當的詞從多個角度分析原因,重新歸類。

  總而言之,同音詞就是語音形式完全相同的一組詞。所謂“語音形式完全相同”包括聲母、韻母、聲調、調值、輕聲、兒化、變調和輕重音格式等語音要素上的完全相同。多義詞就是在同一個詞形之下同時兼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的詞義,并且在詞匯意義上存在明晰的語義聯系或者共同語義特征的詞。《現代漢語詞典》在歸并這兩類詞時,總的原則是明確的,對大部分詞的處理都能與詞匯學理論相符,可是詞典中視為雙音節多義詞實為同形同音詞的詞例并不少見。探究其原因,主要有六類:1.同名異實;2.一個詞素意義相同,另一個詞素意義不同,詞義完全不同;3.詞義不同,也不在同一個共時層面上;4.詞義源自不同的行業領域;5.詞義分別源自共同語和方言,屬于兩個系統;6.詞義分別源自漢語的不同語體。這六種情況處理為多義詞都顯得理據不足,理所當然應確定為同形同音詞的下位類型。由此可見,結合現代漢語詞義所由形成的理據,綜合考察詞的來源、構成詞義的詞素義、詞的內部結構關系、詞的不同義項各自形成或者演變的歷時途徑等因素,就能較具體地呈現詞的不同義項語義關系上的疏密,同時有利于判斷提取多義詞,劃分同音詞。這對于現代漢語詞義的類聚研究無疑是一種積極的嘗試,對促進辭書編纂及修訂工作與漢語詞匯理論研究的互相驗證及互補結合也不失為一種有意義的探索。研究所采用的分析方法對于現代漢語詞匯教學也將帶來更多的便利。

  注釋

  1[1]張永言:《詞匯學簡論》,華中工學院出版社,1982年版,第115頁。

  2[2]胡裕樹:《現代漢語(重訂本·第6版)》,上海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第221頁。

  3[3]黃伯榮、廖序東:《現代漢語》(第3版)(上冊),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第277頁。

  4[4]黃伯榮、李煒:《現代漢語》(上冊),北京大學出版社,2012年版,第175頁。

  5[5]武占坤、王勤:《現代漢語詞匯概要》,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2009年版,第144頁。

  6[6]符淮青:《現代漢語詞匯》,北京大學出版社,1985年版,第51頁。

  7[7]葛本儀:《現代漢語詞匯學》(修訂本),山東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75頁。

  8[8]符淮青:《現代漢語詞匯》,北京大學出版社,1985年版,第85頁。

  9[9]符淮青:《現代漢語詞匯》,北京大學出版社,1985年版,第85-86頁。

  10[1]朱景松:《現代漢語中義項平行的多義復合詞》,《語文建設》,1992年第1期。

  11[1]張永言:《詞匯學簡論》,華中工學院出版社,1982年版,第49頁。

  12[2]張永言:《詞匯學簡論》,華中工學院出版社,1982年版,第47頁。

  13[3]葛本儀:《現代漢語詞匯學》(修訂本),山東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78頁。

  14[4]張永言:《詞匯學簡論》,華中工學院出版社,1982年版,第115頁。

  15[5]孫常敘:《漢語詞匯》,吉林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199頁。

  16[6]周祖謨:《漢語詞匯講話》(第2版),人民教育出版社,1962年版,第38頁。

  17[1]葛本儀:《現代漢語詞匯學》(修訂本),山東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70頁。

  18[1]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現代漢語詞典》(第6版),商務印書館,2012年版,第2頁。

  19[1]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現代漢語詞典》(第7版),商務印書館,2016年版,第1178頁。

  20[2]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現代漢語詞典》(第7版),商務印書館,2016年版,第286頁。

  21[1]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現代漢語詞典》(第6版),商務印書館,2012年版,第5頁。

  22[1]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現代漢語詞典》(第6版),商務印書館,2012年版,第5頁。

作者簡介

姓名:孫銀新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午夜福利影院,国产av久久免费观看,日韩在线旡码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