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哲學 >> 來稿首發
[賀麟講座第10講預告]傅永軍:在理解的迷霧中突圍
2020年10月07日 10:5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 字號
2020年10月07日 10:5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講座主題:在理解的迷霧中突圍——伽達默爾與詮釋學的使命

  主講人:傅永軍(山東大學中國詮釋學研究中心暨哲學與社會發展學院)

  講座時間:2020年10月09日19:00——21:30

  講座方式:在線視頻(講座與報名詳情請關注“外國哲學研究”公眾號)

  講座提要:

  在海德格爾之前,詮釋學作為一門幫助人們理解艱澀文本或深奧思想的“技藝性”輔助學科,并未在哲學領域贏得獨立存在的資格。狄爾泰從生命哲學展開有關歷史的哲學之問肇始了詮釋學從理解藝術向著生存論哲學的轉變,這種轉變在海德格爾那里獲得突破性進展并以“實際性的詮釋學”之名大氣磅礴地進入哲學殿堂,成為對“此在”展開生存論分析的本體論哲學。伽達默爾在海德格爾開辟的詮釋學哲學道路上繼續前行,以深具“理解可能性”的歷史性范疇突出了理解者與理解對象之間“原初的先行隸屬關系”的優先性,并據此展開有關詮釋學的現象學存在論思考,最終使得詮釋學真正成為一門獨立且重要的哲學學科,登上了現代詮釋學發展至今所能達到的最高峰。哲學詮釋學重新闡釋了詮釋學經驗之于精神科學(人文學)的重要性,并致力回答這樣的問題:理解何以可能?或者說,在我們的理解活動中,什么東西超越我們的愿望和行動與我們一起發生?這是現代詮釋學繼提出“何為理解的普遍藝術”(理解問題的第一問,技藝詮釋學的任務)和“理解何為”(理解問題的第二問,詮釋哲學的任務)之后,關于理解問題所提出的第三問,也是真正具有基礎意義的哲學之問。毫無疑問,這也是一個在現代詮釋學中占據上尊之位的問題,對它的不同回答引導著現代詮釋學向著不同方向發展,哲學詮釋學由此出顯示出強大的生命力。

 主講人介紹:

  龐昕

  2018年10月,我與傅永軍老師在武漢的詮釋學年會上結識。自此,每年回國,傅老師總會熱情邀我前往山東大學講述當今歐洲的詮釋學現狀。傅老師對青年學者的重視令人敬佩。與傅老師交談,除了同為山東人的親切,也可從他的敏銳與豁達中感受到詮釋學的基本“精神”,即自由。

  從2002年至今,傅老師作為“山東大學中國詮釋學研究中心”最初的創立者,不僅讓山大成為詮釋學研究的重鎮,而且在實質上推動了國內詮釋學的發展。詮釋學具有深厚的古典哲學與浪漫主義的傳統,并經謝林與黑格爾的唯心論爭執而逐漸過渡為現代哲學的思想形態。德國的伽達默爾與意大利的帕萊松(Luigi Pareyson,1918-1991)分別繼承這條“過渡”的道路而各自形成不同形態的詮釋學:哲學詮釋學與作為自由存在論的生存詮釋學。如果伽達默爾深受黑格爾的影響,那么帕萊松便把謝林引入詮釋學的歷史。以此,當“理解與解釋”(Verstehen und Auslegen)成為問題,“詮釋”(Interpretation)自身的“沖突”同時也顯示出懷疑與批判的可能,亦即利科與哈貝馬斯所揭示的詮釋學維度。傅老師的哲學思考從康德開始,經哈貝馬斯走向詮釋學,所沿循的正是詮釋自身的“批判”。詮釋學在根本上是實踐哲學。然而,人們通常關注詮釋學的生活實踐,卻往往忽視其社會批判的意義。傅老師的詮釋學研究補全了“批判詮釋學”的領域。這本身也是從古典哲學向現代哲學的過渡形態。

  在傅老師的辦公室中掛有兩幅哲學家的肖像:康德與哈貝馬斯。兩幅肖像所顯示的是古典和現代的區分與過渡,其最終呈現的是詮釋學的道路。當詮釋學經歷方法論的時代,經歷狄爾泰與海德格爾在哲學上的推動以及現代詮釋學的各種可能,詮釋自身作為理解與解釋始終是首要的問題。與理性不同,詮釋學所要面對的并非對象性的認知與說明,而是遮蔽著的“理解”的迷霧。人們只能在此迷霧的突圍中有所“解釋”。但如何突圍?我們且聽傅老師對詮釋學使命的講述。此外,傅老師也密切關注“中國詮釋學”的建構。這是中國學者從事詮釋學研究的任務和使命。誰若對此有所“詮釋學的實施”,也必定從“詮釋”的突圍開始。

作者簡介

姓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午夜福利影院,国产av久久免费观看,日韩在线旡码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