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宗教學
馬克思視閾下無神論與辯證法的內在貫通研究
2020年10月09日 16:18 來源:《科學與無神論》 作者:楊鵬 字號
2020年10月09日 16:18
來源:《科學與無神論》 作者:楊鵬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 要:實現無神論與辯證法的內在貫通是馬克思的一大理論貢獻。馬克思之前的學者們在無神論與辯證法之間各執一端,導致無神論本身變成信仰的對象,辯證法淪為僵死的教條,走向各自的對立面。馬克思從人的存在方式出發,將實踐作為協調無神論與辯證法的中介,為二者徹底貫通找到了現實基礎。無神論的批判本性與辯證法的揚棄原則是相互促進的,前者依賴后者獲得批判有神論的運思方式,后者需要前者為其尋得思維的主體,二者相互協調達成各自理論的徹底性。共產主義作為無神論與辯證法的共同歸宿,實現了二者的完全貫通。

  關鍵詞:馬克思;無神論;辯證法;實踐;揚棄

  作者簡介:楊鵬,山東大學哲學與社會發展學院博士研究生。

  習近平同志指出,要堅持用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認識和對待宗教。1科學無神論是馬克思主義宗教觀的基礎。同任何偉大思想一樣,馬克思的無神論亦應得到多維度解讀,而就理論自身的學科歸屬而言,以哲學為進路無疑局限性最小。無神論思想滲透于馬克思哲學各板塊中,成為理解其宗教和哲學思想的理論密鑰。以往成果多從宗教批判或唯物史觀角度梳理,對無神論與辯證法關系的研究相對乏力。筆者認為只有從歷史辯證法這一馬克思獨有的運思方式出發,才能真正理解其無神論研究的“初心”,進而領會馬克思哲學對于全部哲學史的革命性意義。

  一、無神論與辯證法徹底貫通的必要哲學品格

  馬克思不是無神論的首倡者。據牙含章先生考證,截至19世紀中葉,歐洲大陸相繼出現了古代的無神論,“自然神論”的無神論,“百科全書派”的無神論,費爾巴哈的無神論等。2以理論方式公開宣揚無神論,則肇始于霍爾巴赫1770年出版《自然的體系》3。馬克思以實踐為中介,在揭示辯證法與無神論各自現實基礎的過程中實現二者的貫通,進而創立了“最徹底的無神論”4。

  (一)無神論與辯證法互盲的哲學后果

  馬克思的無神論之所以最徹底,首先在于他對無神論概念的界定和把握。馬克思之前的思想家們大多是通過有神論來折射無神論的思想內涵。作為宣揚無神論的第一人,霍爾巴赫認為:無神論同有神論的唯一差別在于“前者對一切現象都給以物質的、自然的、感性的和已知的原因,而后者則給它們以靈性的、超自然的、不可領悟的、未知的原因”5。這一區分雖明確了二者的認知歸因,但不足之處同樣顯而易見。第一,將有神與無神的區分完全限定在認識論領域,似乎“神”的問題不過是思維反映存在的哲學表達。這種將無神與有神同唯物與唯心分別對應的做法,無疑縮小了無神論的研究范圍。第二,霍氏對無神論和有神論的概念界定都過于狹隘,以現象歸因于物質或靈性區別二者,在分析具體問題時可能導致混亂。例如早期人類社會,許多氏族以牛為圖騰,甚至對耕牛行禮,這種將豐收的期盼寄托給牛這一物質生產要素的做法,顯然同無神論的基本精神不符。第三,霍氏僅僅抓住無神論和有神論外在表現的差別,忽視對這種差異成因的探究,理論本身缺乏徹底性。事實證明,《自然的體系》消除人們對彼岸世界崇拜的同時,卻將此岸世界打造成了信奉的對象。這是極具諷刺意味的。

  馬克思的辯證法直接承襲于黑格爾。由于將辯證法作為“現實世界中一切運動、一切生命、一切事業的推動原則”6,黑格爾為全部哲學觀點染上辯證底色的同時,也奠定了這一哲學方法自身的理論品格。首先,辯證法的適用范圍是普遍而非特殊的。不論主觀客觀、個體群體,均以辯證法作為其運動的哲學表達。其次,辯證法的動力源泉是內在而非外在的,它作為“一種內在的超越(immanente Hinausgehen)”7,全部環節的邏輯展開毋需任何外力。再次,辯證法的展開方式是否定而非肯定的,否定之否定的結果不是純粹、因而抽象的同一,而是揚棄自身后向更高層次的復歸。最后,辯證法的作用效果是整體而非局部的。以自否定為特征的辯證法認為,“哲學的每一部分都是一個哲學全體,一個自身完整的圓圈”8。“圓圈”的繪制過程也就是真理的展開過程——它只借助概念的自我揚棄,而不依賴任何神的促進。辯證法原生的自我揚棄能力,促使其成為全部思維和存在的運行法則。神由于不再具有發揮作用的空間而變得多余,這樣的推理似乎順理成章。但當黑格爾將辯證法的歸宿確立為絕對精神,并將現實歸結為絕對精神的展現時,就不自覺走到了辯證法的反面。

  嚴格來講,霍爾巴赫和黑格爾均未將各自哲學原則貫徹到底,個中原因錯綜復雜,但無神論與辯證法的互盲難逃其咎。馬克思揚棄以往思想家的主張,以實踐為理論地平,找到了協調無神論與辯證法這一理論問題的現實落腳點,為二者真正徹底貫通開辟了新路。

  (二)實踐作為無神論與辯證法的中介

  在馬克思之前,青年黑格爾派部分成員便試圖將無神論與辯證法聯系起來。但他們“抓住黑格爾體系的某一方面,用它來反對整個體系,也反對別人所抓住的那些方面”9的做法,不僅未能全面整合辯證法與無神論,反而肢解了黑格爾完整的辯證法體系,使哲學本身變成了學派內部各自為政的“神秘主義”。如果說霍爾巴赫與黑格爾的未竟事業是時代局限所致,那么青年黑格爾派成員的理論失誤則應歸咎于運思方式。換言之,正是解釋而非改變世界的訴求,使得包括霍爾巴赫、黑格爾、青年黑格爾派成員在內的全部哲學家未能真正實現無神論和辯證法的貫通。

  霍爾巴赫和費爾巴哈都將上帝認作人的產物——這一點為馬克思從唯心主義走向唯物主義,進而創立科學的無神論提供了重要營養。然而我們不應夸大這一作用:費爾巴哈唯物主義充其量促使馬克思認識到“弱者總是靠相信奇跡求得解救,以為只要他能在自己的想象中驅除敵人就算打敗了敵人”。若要得出膜拜神靈致使人們“失去對現實的一切感覺”10,轉而投靠現實的人的結論,馬克思就必須同費氏徹底決裂。由于后者“對對象、現實、感性,只是從客體的或者直觀的形式去理解”11,使得人喪失了社會、階級、反思等屬性而淪為物。既然神的存在造成了人的異化,神在認識領域產生,精神就是人異化的根源——費爾巴哈這種非此即彼的思維方式,自然無法理解人的雙重存在形式。抹殺思維與肉體任何一方都會造成人的異化。以思維能力喪失為前提的無神論,同向神獻祭有何區別?

  馬克思曾將辯證法的理論品格概括為“不崇拜任何東西,按其本質來說,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12。這種革命和批判特質同無神論是內在契合的。馬克思的無神論不是否定此神而承認彼神,也不是此刻無神而彼時有神,更不是批判宗教卻信服超自然力量——其無神論的徹底性體現為對全部盲從盲信盲動加以批判。更重要的是,馬克思還進一步考察了諸“神”產生的現實基礎,透過迷信現象尋找其發生機理,將理論批判扎實確立在實踐基礎之上,從而摧毀了有神論的根源。盡管“通過分析找出宗教幻象的世俗核心,比反過來從當時的現實生活關系中引出它的天國形式要容易得多”,但正是將實踐這“唯一科學的方法”13融入現實問題的辯證思考之中,馬克思才得以建構起最徹底的無神論大廈。

  二、無神論與辯證法相互促進各自原則的貫徹

  馬克思無神論的科學性和徹底性在于將批判和實踐原則貫穿始終。他不僅闡述無神論主張,還指出有神論的錯誤;不僅指明有神論的表現,還探究其成因;不僅分析宗教的原則,還揭示全部迷信的根基。由于馬克思的“辯證法絕非借此重新操控歷史的工具,而是與歷史自身等同”14,其無神論研究就必須對全部“神”學觀點及其歷史前提進行徹底批判,揚棄迷信存在的社會基礎,進而確立起人的主體地位。

  (一)無神論基于理性的揚棄

  “無神論作為對宗教的單純的否定,它始終要涉及宗教,沒有宗教,它本身也不存在,因此它本身還是一種宗教。”15恩格斯在這封致信愛德華·伯恩施坦的信中,以否定形式回答無神論的徹底性何以貫徹的問題:對“神”否定不能止步于現象,僅批判宗教行為依然存在墮入有神論的危險;必須警惕消除彼岸神靈的同時,將無神本身化作崇拜對象,即“無神”作為抽象原則取代神,發揮神的作用。

  以往學者之所以在堅持無神論時不自覺走到其對立面,根本原因在于未能實現思維方式的徹底變革。有神論無疑是宗教問題,無神論由于不再崇拜任何對象,從而使它超越“信”這一前提,獲得哲學問題的性質。學科歸屬的差異預示了理論目的和運思方式的不同。斯賓諾莎曾深刻指出:“哲學的目的只在求真理,宗教的信仰……只在尋求順從和虔敬”16。“順從和虔敬”以非理性的信為前提,有神論視域中的神便如同物理世界的夸克,是不可再分、無法追問的根基。我們雖不能一概而論,認為全部有神論者和有神論觀點都排斥辯證法,但神的不可追問性本身便意味著揚棄原則的中斷。一方面,作為絕對者的神,既無否定方面與之對應,也沒有否定自身以實現質變的必要。另一方面,神做出否定判斷和行為的對象都是外在于神的他者,而非神本身,這同辯證法的自我否定精神是不相謀的。

  作為哲學范疇的科學無神論,在原則性高度給辯證法以定位。一方面,只有以辯證法為原則,才能徹底擺脫神的羈絆,對一切迷信及其成因加以批判。當神被界定為思維對現實的歪曲反映時,它對于人的先在性也就不復存在了。無神論不僅完成了對有神論的否定,更實現了對后者的超越。另一方面,只有以辯證法為原則,無神論才能夠確立人的主體地位。“在宗教中人們把自己的經驗世界變成一種只是在思想中的、想象中的本質,這個本質作為某種異物與人們對立著。”17無神論結束靈肉剝離,將思想界定為對物質世界的能動反映,使人自身再次以完整形式呈現出來,為人的發展打下基礎。

  (二)辯證法不崇拜任何東西

  黑格爾將辯證法界定為“概念的運動原則不僅消融而且產生普遍物的特殊化”18。馬克思作為他的學生,將辯證法與無神論水乳交融地熔鑄于其哲學大廈。首先,辯證法是概念領域的原則。概念作為“自由的原則”是天然自足自洽的。概念作為判斷和推理的邏輯前提,判斷和推理作為概念自我否定的環節——這一切的實現是基于概念本身的理論特質,而不依賴任何神的意志。換言之,辯證展開的過程不需要神的介入,無神乃是辯證法的內在品格。

  其次,辯證法是運動的原則,以否定的方式展開。一方面,辯證法作為一種運思方式,是以隱性的方式,通過概念自我揚棄、本質逐步展開、真理完全呈現等一系列環節邏輯展開的。由于以上全部環節及各步驟均不依賴超自然力量,辯證法也就與“神”天然絕緣了。另一方面,辯證法作為運動原則的同時,也實現了自身的運動。辯證法的理論徹底性在于,其原則不僅適用于一般概念也適用于自身。神啟對神自身并不適用,因而,就理論自身的完滿性而言,辯證法也只能同無神論相溝通。

  黑格爾從辯證法的適用范圍和展現方式出發揭示其中的無神論因子,邁出了貫通辯證法與無神論的重要一步。然而這一步走得并不堅實,二者貫通仍局限于思維內部:絕對精神“作為思維著的、作為邏輯的理念”僅具有“概念的純形式”19意義。由于不具備任何外延,絕對精神作為純粹抽象的概念,僅僅標志著黑格爾邏輯體系的完成。原本革命的辯證法在此淪為理性神的魔杖。若要恢復人在哲學領域的主體地位,實現與無神論的貫通,就必須將黑格爾神秘化了的概念辯證法揚棄為實踐辯證法的內在環節,以實踐來涵括和引領概念的辯證發展。黑格爾在貫通辯證法與無神論領域所做的努力還體現在理性方法的運用上。隨著自然科學深入發展,直觀、實驗和定量等方法向哲學領域滲透。黑格爾將辯證法大前提設定為“概念的運動”,也就剝奪了哲學思維中實證方法的話語權。黑格爾哲學的唯心主義性質使其無法理解“從抽象上升到具體的方法……決不是具體本身的產生過程”20的道理。以實踐為中介的辯證法將一切崇拜的根源揭橥出來,為無神論徹底掃除迷信和盲從提供了理論支撐。

  三、無神論與辯證法相互協調中實現共同歸宿

  馬克思著書立說的“初心”在于把握“由歷史運動產生并且充分自覺地參與歷史運動的……革命的科學”21規律,真正將哲學轉變為改造世界的武器。共產主義作為這一“歷史運動”的必然結果,以“革命科學”全部要素的實現為標志。無神論的實踐指向與辯證法的批判本性呼喚人的自由全面發展,作為辯證法與無神論共同歸宿的共產主義,只能在主體力量展開的過程中,歷史地加以實現。

  (一)作為解放的力量使主體自身彰顯

  關于人的解放問題,有神論思想家們并不缺乏思考,歸結起來不過是借助當下受苦和向神獻祭等將解放推向來世。馬克思在攻讀博士期間就曾質疑“使人變得順從,不是為使人博學”22的解放路徑,并大膽提出“被奉為神明并備受贊揚的東西,正是擺脫其日常束縛而被神化了的個體性”23之主張。此觀點盡管同唯物史觀尚存相當距離,但把精神問題從至高無上的神壇拉回人間的嘗試,無疑在辯證法與無神論的貫通之路上邁出了堅實一步。

  信仰的解放固然是人之解放的重要方面,但絕非解放的全部內涵。宗教儀式和教階制度的廢除,解放的只是信徒而非現實的人。“把在安息日里假裝正經的猶太人視為現實的猶太人”24,只能導致革命和解放要素的進一步遮蔽。所謂“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25,絕非歷史意義上的先行后續,而是邏輯意義上的前因后果——這正是辯證邏輯相比于形式邏輯的高明之處。當每個人能夠無拘束地展現自身個性時,神的權威地位就不復存在了;當以革命而非宗教推翻舊有封建制度,并建立起新社會時,無神論的解放力量也就彰顯出來了。

  之所以將現實的人作為實現解放的力量,在馬克思看來主要有兩點考慮。其一,解放的對象只能是具有實踐能力的人。只有在一定社會關系中的人才能夠進行生產、認識甚至宗教活動。每個人以自己而非神為出發點從事活動,進而確證自身的主體性。這種生命的彰顯在有神論框架內是無法實現的。其二,解放活動只能依靠現實的人來完成。“現實(Wirklichkeit)是本質與實存或內與外所直接形成的統一。”26在這一辯證且無神的界定基礎上,馬克思認識到結束以新的剝削代替舊的壓迫,一勞永逸消除人的異化,使大寫的、主格的人真正屹立于世,就必須徹底揚棄私有制。這一任務的完成既不能希冀封建僧侶的悲憫,也不能依靠資產階級的同情,只能由無產階級領導的革命運動來實現。

  (二)重塑哲學的使命使歷史得以敞開

  南斯拉夫實踐派哲學家馬爾科維奇認為:“在實質上,(馬克思的——引者注)辯證法區別于其他基本類型的批判思維的地方,就在于……人在歷史中的自我實現。”27這一觀點表明辯證法、無神論與共產主義三者,在馬克思那里實現了歷史的統一。為什么辯證法與無神論的徹底貫通要以共產主義作歷史舞臺呢?要有效回答這個問題,這就必須對馬克思共產主義的理論特質與歷史定位加以分析。

  其一,共產主義是現實而非想象的。馬克思之前的思想家進行未來理想社會建構時,無法準確把握領導和依靠力量,因而大多向有神論求助。深諳經濟學的傅立葉嚴格劃分了“法郎吉”內部生產要素分配比例后,認為“說服一位影響很大的國君是個決定性的步驟”28,這一有神論遺存致使其理論最終淪為空想。馬克思通過對以往共產主義理論和實踐的考察,認識到只有無產階級這一徹底貫通了辯證法與無神論的革命力量,才能真正承擔起共產主義的偉大使命。

  其二,共產主義是整體而非局部的。思想家們由于未能從歷史總體把握辯證法與無神論的關系,造成了各執一端的錯誤。既然無神論和辯證法的歸宿均為共產主義,這兩個哲學概念的問題也就轉變成現實問題。以往思想家不懂得“對人類生活形式的思索……是從事后開始的,就是說,是從發展過程的完成的結果開始的”29,對歷史自身的總體性的無知,導致他們局限于市民社會的框架內思考問題。相反,馬克思“從后思索”,以辯證否定的方式把握了歷史的整體及其規律,揭露了各種超自然力量的非永恒性質。當“神”的存在條件被歷史地揚棄,各種有神論觀點就必然失去市場。無神論與辯證法的貫通正是在這個過程中逐步實現的。

  其三,共產主義是生成而非預成的。共產主義作為一種現實的制度安排,尚未出現于任何時期和任何地區,但這絕不意味著貫通辯證法與無神論也是假問題。辯證法“不屈從于盲目的外部力量……以對最佳的客觀可能性的選擇為基礎”30。由于馬克思將歷史科學作為唯一的科學,使得歷史規律本身也具備了歷史性。辯證法的完全展開、無神論的徹底貫徹依賴于歷史條件的成熟,二者的融合是一個漫長歷史過程。當共產主義真正來臨,一切盲從和神靈便失去了存在的意義。當一切事物得以自我展現,各種有神論和非辯證的思想也就失去了存續的條件,它們從歷史舞臺退場的同時,無神論和辯證法的徹底貫通也就水到渠成了。

  注釋

  1習近平:《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全面提高新形勢下宗教工作水平》,《人民日報》2016年4月24日。

  2牙含章:《牙含章文集》,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6年,第167頁。

  3Baggini,Julian.Atheism: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3,p.78.

  4牙含章:《牙含章文集》,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6年,第167頁。

  5[法]霍爾巴赫:《自然的體系》(下卷),管士濱譯,商務印書館,1977年,第83頁。

  6[德]黑格爾:《小邏輯》,賀麟譯,商務印書館,1980年,第177頁。

  7[德]黑格爾:《小邏輯》,賀麟譯,商務印書館,1980年,第176頁。

  8[德]黑格爾:《小邏輯》,賀麟譯,商務印書館,1980年,第55頁。

  9《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14頁。

  10《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75頁。

  11《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99頁。

  12《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22頁。

  13《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29頁。

  14Bloch,Ernst.On Karl Marx:An Azimuth book.John Maxwell (trans.).New York:Herder and Herder.1971,p.112.

  15《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22頁。

  16[荷蘭]斯賓諾莎:《斯賓諾莎文集》第3卷,溫錫增譯,商務印書館,2014年,第202頁。

  17《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第170頁。

  18[德]黑格爾:《法哲學原理》,范揚、張企泰譯,商務印書館,1979年,第38頁。

  19[德]黑格爾:《小邏輯》,賀麟譯,商務印書館,1980年,第421-422頁。

  20《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25頁。

  21《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616頁。

  22[荷蘭]斯賓諾莎:《斯賓諾莎文集》第3卷,溫錫增譯,商務印書館,2014年,第193頁。

  23《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82頁。

  24《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307頁。

  25《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3頁。

  26[德]黑格爾:《小邏輯》,賀麟譯,商務印書館1980年,第295頁。

  27[南斯拉夫]米哈伊洛·馬爾科維奇:《今天的辯證法》,載米哈伊洛·馬爾科維奇:《實踐——南斯拉夫哲學和社會科學方法論文集》,鄭一明、曲躍厚譯,黑龍江大學出版社,2010年,第26頁。

  28[法]傅立葉:《傅立葉選集》第2卷,趙俊欣、吳模信、徐知勉等譯,商務印書館,1981年,第339頁。

  29《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93頁。

  30[南斯拉夫]米哈伊洛·馬爾科維奇:《今天的辯證法》,載米哈伊洛·馬爾科維奇:《實踐——南斯拉夫哲學和社會科學方法論文集》,鄭一明、曲躍厚譯,黑龍江大學出版社,2010年,第6頁。

作者簡介

姓名:楊鵬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午夜福利影院,国产av久久免费观看,日韩在线旡码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