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科關注
基于民族視角的“一帶一路”文化基礎研究
2020年10月09日 09:08 來源:《北方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20年第2期 作者:李玲艷 字號
2020年10月09日 09:08
來源:《北方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20年第2期 作者:李玲艷

內容摘要:內容提要:經典經濟學假設市場是勻質的,生產要素是可以自由流動的,但由于民族文化等因素的影響,像人力資本這樣的生產要素在現實版全球化中是難以自由流動的。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經典經濟學假設市場是勻質的,生產要素是可以自由流動的,但由于民族文化等因素的影響,像人力資本這樣的生產要素在現實版全球化中是難以自由流動的。西方國家的民族觀是中心/外圍、核心/邊緣、起源/非起源式的,嚴重影響了全球統一大市場的形成;源于中華文化的中國式民族觀尊崇互為中心、互為邊緣、互為起源,具有更大的包容性,有利于世界統一大市場的形成,更適合全球化的需要。

  關 鍵 詞:“一帶一路”;民族視角;規模范圍  

  基金項目: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現實版全球化理論悖論與‘一帶一路’的創新發展”(18BJL086)

  作者簡介:李玲艷(1964- ),女,遼寧大連人,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博士,主要從事民族經濟研究(北京100732)。

 

  我們選擇民族視角進行“一帶一路”研究,是為了從一個全新的視角、運用全新的理論范式審視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力圖給它一個合理的解釋,促進中國經濟繼續高速發展,為世界經濟貢獻我們的模式。

  一、變化了的世界經濟需要一種全新的研究視角

  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不斷發展,中國從一個積貧積弱的國家發展為世界排名第二的經濟強國,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面對如此成績,經濟學家開始尋找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源泉。面對一個全局性的經濟奇跡,如果延用既有的經濟理論,是難以得到自洽結論的,要想圓滿地解釋新的經濟成長,只有使用全新的理論框架,才能達到理想的效果。早期,亞當·斯密將利己的動機賦予了道德的內涵,較好地詮釋了工業化早期的經濟發展模式,大大促進了市場經濟體制的完善,為工業社會經濟的發展與進步做出了重要貢獻。馬克斯·韋伯賦予新教倫理以資本主義精神,催生了美國東北部新英格蘭地區的工業化模式,并使之蔓延到了整個美國,在一片不毛之地上建立了工業社會的典范。后來,西奧多·舒爾茨將人力資源視為資本,找到了20世紀60年代以前經濟學家一直無法解釋的經濟增長6/10的源泉,使人力資本大大促進了全球經濟的發展。

  而今,中國的經濟發展已經成為中外經濟學家無法解釋的一個奇跡,這就需要我們運用全新的理論體系和分析框架進行合理的闡釋,提煉出中國模式的核心內涵,促進中國經濟持續健康發展。自古以來,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模式就與西方不同,西方社會一直以文化為分野,宗教認同是他們的核心認同形式,民族問題更是充滿強權與壓迫。這極大地影響了統一民族大市場的形成,使得資源配置難以實現規模與范圍效益的最大化,資源配置效率受到限制。在千百年的社會發展過程中,由于發展模式的作用,宗教的排他性弊端在中國的經濟發展過程中被克服。這使得中華民族在技術進步和市場經濟的推動下,在封建社會就不斷發展進步,逐步成長為全球最大的一個民族,我們的凝聚力來源于文化認同,而不是血統一致。如此,以中華民族為核心的經濟體就非常容易發展壯大,我們在市場規模與范圍方面的優勢是其他國家無法比擬的。這是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一個重要源泉。

  二、現實版全球化的最大障礙是民族與文化分野

  塞繆爾·亨廷頓(Samuel P.Huntington)在其經典著作《文明的沖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中提出,不同文明之間的沖突是影響當前全球政治最主要也是最危險的因子,它將以極大概率產生于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國家,而這也是造成迥異的文化不信任的基礎[1](1,14,15)。

  我們這個世界本來就有一個民族與文化的劃分維度,18、19世紀的文獻中大量提到民族問題,只是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民族”一詞出現的頻率才大幅降低。民族問題受到各國重視程度的變遷是有著深刻歷史根源的。第一次全球化發端于工業革命伊始,如塞繆爾·亨廷頓指明,在這一時期,積極擴大全球市場并拓展投資空間成了各個國家在這一階段的主要戰略目標[2]。因此,以不斷占據更多的領土、控制更多勢力范圍為行動邏輯的摩擦、爭奪和戰爭在全球范圍內不斷發生。進入17世紀,歐洲各國在經歷了多年戰亂之后,達成了威斯特法利亞體系,其承認國家主權,并強調多元共存的內核影響至今。它“確定了以平等、主權為基礎的國際關系準則,在威斯特法利亞條約簽訂后長達數百年的時間里依然是解決各國間矛盾、沖突的基本方法”[3]。這期間,有些后來崛起的國家不滿威斯特法利亞體系對其進行的約束,于是大肆搶占殖民地,尋求自身民族經濟規模、范圍效益的最大化,終而爆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為了緩和這一矛盾,以英國為代表的西方強國規定了新的世界秩序,讓所有國家都退回到“一戰”以前的勢力范圍,以尋求舊有的和平與均勢。隨著殖民地獨立運動的風起云涌,威斯特法利亞體系又受到了強大的挑戰,并爆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二戰”結束后,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勢力審時度勢地廢除了殖民地制度,使世界重新回到了威斯特法利亞體系,人類也才有了半個多世紀的和平。然而,上述體系是以“凍結”世界均勢格局為前提的,而今,世界各國經濟政治實力此消彼長,新的不平衡又一次出現了,新的震蕩調整期已經到來。

  過往數百年的世界歷史是一個均勢“凍結”和“反凍結”震蕩的過程。前者昭示了世界的和平安定,但是穩定是短暫的,而后者則是相對長期的狀態,其間民族問題成為影響世界穩定的關鍵因素。為把控既得利益,不同民族、國家之間的矛盾不斷升級,出現摩擦甚至戰爭。歷史的經驗教訓表明,不正視民族問題,世界無法實現真正的和平。

  塞繆爾·亨廷頓指出,作為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中國文明有其鮮明的獨特性,也因此實現了非同凡響的成就,而中國人對此是有非常清晰的認知的。基于此種文化背景,從文明角度出發解構問題成了中國大部分學者的思維模式[1](1~2)。總的來說,從文明角度展開研究和考量問題的中國模式得到了國外學者的認同,歷史上,這種模式就對人類發展做出過積極貢獻。美國著名政治學家約瑟夫·奈(Joseph S.Nye)早在1990年就指出,文化和意識形態作為衡量一個國家競爭性的軟實力,與硬實力是同等重要的,世界范圍內的其他國家是否認同和追隨,受到該國軟實力的影響,即文化是否具有吸引力,有多大的吸引力[4]。美國經濟學家保羅·貝羅奇(Paul Bairoch)通過其關于1750年到1980年國際制造業的相關研究發現:18世紀中葉,世界制造業1/3的產值源自中國,而印度和西方國家占比分別在1/4及1/5上下浮動,但這一階段也是世界上大多數國家迅速發展制造業的時期。發展至1830年,西方整體的制造業產值開始超越中國。而進入19世紀之后,西方世界開始主宰世界經濟的發展,隨之而來的是在西方整體繁榮的同時一些國家的衰弱。關于此種現象,在經濟體發展要素不變的前提下,學術界能找到多種解釋,但是毋庸置疑,西方國家一直以來奉行的文明與民族的零和博弈是一個關鍵誘因,這也在一定程度上佐證了中國長久以來形成的文明與民族融合的全球化模式具有持久的生命力。進入20世紀,根據1913年的相關數據整理發現,世界制造業的產值出現了大的逆轉,非西方的產值僅占1830年的2/3[5]。檢視當時的世界經濟發展數據可以看出,在中國主導全球經濟的時代,中國的發展和其他經濟體的繁榮是共同的,甚至可以說中國的發展帶動了其他國家的繁榮。

  早在20世紀50年代,西方學者就注意到東西方發展模式的不同,認為發展模式不只存在西方模式。萊斯特·皮爾遜(Lester B.Pearson)于1955年就指出,新誕生的東方政治社會不可能復制西方,它將采取新的模式,而任何關于東方政治社會將與西方政治社會趨同的幻想都是荒謬的[6](82)。之所以會得出這樣的結論,是因為事實無數次地教育了他們,并證明基于東方智慧的文化與民族交融模式是優于西方模式的。關于此,托馬斯·庫恩(Thomas S.Kuhn)就認為,理論被認可為范式的前提在于要明顯強于競爭對手,然而也無須特意為此做出解釋,現實也證明它無法解釋所有它可能遇到的事實[7](17)。西方學術界一直認為,國家民族間的經濟交往程度越深,世界體系的穩定性就越強。梳理過往的經驗教訓,不難發現這一論斷并不正確。關于民族國家經濟層面相互依賴的程度將引致的后果,戴爾·科普蘭(Dale C.Copeland)研究指出,這一關系帶來和平或戰爭的可能性取決于對未來貿易的預期。只有各國所預期的態勢良好的貿易發展在觀測期內持續下去,才會最大程度地增進和平[8]。這是一個復雜的發展系統,不單受貿易和經濟因素影響,系統內其他因素也在發揮重要作用,或促進或抑制。瓦茨拉夫·哈維爾(Vaclav Havel)1995年就指出,當下的全球文明,從整體看仿佛是單一的薄板,但是世界發展進程中所積淀的多樣化的民族認同、宗教文化、文明體系、傳承和價值觀等均隱藏在這塊薄板之下[9]。

  通過以上梳理可以看出,影響人類社會發展的因素是多種多樣的,經濟因素只是其中一種,除此之外,文化、宗教、民族等也是關鍵的影響因素。所有這些因素共同影響著人類社會的發展進程,其異同也塑造了東西方模式實質性的不同。因此,在深入研究過程中,我們要注重研究這些差異,特別是民族、文化因素產生的差異,為當今的全球化貢獻東方智慧。

  三、“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離不開民族與文化要素

  “一帶一路”倡議是基于人類共同的記憶,在歐亞大陸上重提絲綢之路,希望沿線各國共同享受中國經濟繁榮帶來的成果;同時,也希望太平洋、印度洋沿岸相關國家能夠像從前在中國絲綢貿易、陶瓷貿易中得到實惠一樣,重新從再次崛起的海洋大國——中國的經濟發展中受益。

  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和實施,除了讓我們從理論和實踐層面進一步深化對過往大國開拓市場的經驗教訓的認識之外,也將對中國長期對外開放政策的推行及市場開拓大有裨益。基于不同的角度,對市場開拓的理解也是迥異的。如國內學者黃琪軒、李晨陽所言,自由主義者以滿足制造商利益為目標而實施市場開拓戰略;現實主義者開拓市場的行為邏輯則從確保大國安全和利益出發;馬克思則認為資產階級在全球奔走的目的在于不斷擴大產品銷路;列寧、約翰·霍布森等認為尋求原材料產地,同時為產品過剩尋找消化市場是帝國主義實施市場開拓戰略的目的[10]。然而,世界發展的經驗和教訓早已證明,開拓市場這一行為本身不是一件簡單或平和的事情,很多時候,開拓方與被開拓方的反應激烈程度并不亞于一次戰爭。如西方學者指出:貿易多寡和增長水平之于國家政治而言,在一定程度上是很大的分裂力量。當前國際秩序下的貿易增長本身對于緩解緊張的國際環境增進穩定的作用微乎其微[11](16)。

  由此可見,在開拓市場,追求市場經濟規模、范圍效益最大化的時候,市場力量并不能決定一切,除此之外,一直為經濟學家所忽視的民族、文化維度也是關鍵的影響因子。“一帶一路”倡議作為全球化的中國模式,其產生背景和時代特征均要求我們立足民族和文化維度,以此為研究基礎,豐富民族經濟學,使之更加規范化、科學化,為中國版全球化提供必要的理論支撐。

  關于推進“一帶一路”倡議所帶來的民族和文化方面的影響,大致可從國內和國外兩個向度進行研究。古典經濟學中的規模與范圍已經闡明市場與經濟增長之間的關系,隨著全球化帶來的市場范圍的擴大化,原本相互獨立、相互隔離的市場之間的聯系將越發緊密。一般而言,專業化分工與生產效率的提高相伴相生,當專業化達到一定的集中度時,對市場的廣域度就有了新的需求,以便消化由此帶來的生產效率的提升。同時,因信息技術的不斷發展而帶來的網絡交易的便捷性,直接導致經濟主體之間的交易量呈幾何級增長,其間因既得利益問題而產生的沖突是無法規避的[12](48~50)。因為全球化的不斷發展促進了經濟結構的調整,影響甚至改變了國家間的經濟格局,進而產生了一種名為區域間主義的新的經濟現象。該現象是區域集團主體性的集中反映,同時也是國際政治中的一種新互動層次[13]。對此,黃河提出,多個主體國家之間共存的區域,或者是跨區域范圍之內存在的共有利益和需求,此種現象并不與全球化背道而馳,但是有其獨特性。所以當全球性的公共產品供給不足時,或者當國際公共產品無法滿足個性化需求時,區域內或區域間的利益主體國家將在共同需求的驅使下,設計最大限度滿足實際需求的區域公共產品,并為之分攤成本,從而將較小的公共區域嵌入較大的公共區域[14]。

  當前,國際范圍內有無數個區域間組織,它們都以協調區域事務為根本目標,但是協調的效果卻各有差異。整體而言,當區域間組織內部的成員以相似的民族或文化認同為結盟的基礎時,其協調效果就相對較好,而那些建立在較大文化差異背景下的區域間組織就很難達成其預期目標。換言之,全球化與“一帶一路”倡議推行過程中,如果缺乏對民族及文化維度的關注,區域間將出現沖突和矛盾,一旦重視這兩個維度,上述矛盾就會得到一定程度解決甚至全面解決。

  四、民族視角對于“一帶一路”的重要意義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大量涉及國內外的民族、文化問題,需要我們逐個去求證并解答。此時,民族命題以從未有過的重要性展現在我們面前,并且需要我們去發展、去創新。

  有學者認為,“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和人文基礎,順應了時代的需求,滿足了沿線各國的發展意愿,提供了一個比以往更具包容性的平臺。因此,近睦遠交,秉持親、誠、惠、容的周邊外交理念,促進沿線國家的認同感,共同推進“一帶一路”的發展[15]。2015年10月15日,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加快“一帶一路”建設不僅有助于促進沿線各國經濟繁榮和區域經濟合作,也有助于加強不同文明交流互鑒,促進世界和平發展,是一項造福沿線國家人民的偉大事業[16]。2016年8月17日,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進一步指出,要總結經驗、堅定信心、扎實推進,聚焦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聚焦構建互利合作網絡、新型合作模式、多元合作平臺[17]。此后,習近平總書記又在亞洲基礎設施銀行開業儀式和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第四次峰會上分別指出,中國將始終做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堅持奉行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中國開放的大門永遠不會關上,歡迎各國搭乘中國發展的“順風車”[18]。如此看來,“一帶一路”倡議的不斷推進在促進區域合作的同時,也將加速不同文明之間的交流和碰撞,最大限度促進沿線的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

  “一帶一路”不只是國家間開展對外貿易的平臺,它還是不同文明間進行溝通交流的一條渠道,它涉及當今世界經濟、政治、安全、宗教等方方面面,必將開啟一種人類交往的新模式。但是在這一倡議的實施過程中,一定是經濟搭臺、全方位唱戲,這才符合中國一貫的關系模式,才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這一過程涉及國際國內多個層面的民族關系:國際上,不同民族國家之間的關系;國內,不同民族之間的關系。這樣一種民族間關系的研究,恰好與民族經濟學的研究范圍出現了很大程度的重合,我們可以借鑒這一學科理論,從民族視角研究“一帶一路”問題。如施正一先生所提出的,民族經濟學的研究范圍有廣義和狹義兩個層面:廣義角度而言,民族經濟學可以世界上的民族國家為研究對象,就其經濟現象展開研究,既可做宏觀研究,也可做微觀研究,既可做一般的理論研究,也可做具體的應用研究;狹義層面的民族經濟學是以多民族國家中的少數民族為研究主體,以少數民族經濟問題為研究對象,以中國為例,就是以研究國內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經濟發展為主要內容,但不是脫離漢族,而是同漢族緊密相連的,并作為整個國家經濟體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19](291)。

  “一帶一路”建設總體上有助于我國實現比較均衡的區域發展格局。孟中印緬和中國—中南半島經濟走廊的建設將為廣西和云南帶來機遇,促進其橋頭堡位置的鞏固和發展,提升西南地區對外開放水平。中國—中亞—西亞、中巴及新亞歐大陸橋經濟走廊,對西北尤其是***地區而言,是新時代最大的發展機遇,無疑將改變長期以來對外開放戰略中西北地區的區位劣勢。而中蒙俄經濟走廊的推進,在提升東北對外開放度的同時,也將為振興東北注入新動力[20]。同時,隨著倡議的推進落實,沿邊地區將形成一批新的經濟增長極,如東興、瑞麗、二連浩特、滿洲里、綏芬河等,推動邊境地區整體發展水平的提高[21]。“一帶一路”倡議除了促進內陸后進地區的改善,也將為沿海地區提供更為廣闊的市場,為進一步提升沿海城市競爭力注入新動力,促進其在全球產業鏈中分工位置的調整。

  “一帶一路”倡議的先期工作是打通周邊經濟走廊,6條經濟走廊中,3條的節點在***,1條核心在內蒙古,1條緊密依托西藏***,還有1條關乎云南和廣西。可以說,6條走廊,條條依托民族地區,民族地區在“一帶一路”倡議中的地位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它們將會從改革開放的大后方變成對外開放的最前沿。這樣一種國內區域發展格局的巨變,促使我們加快研究民族問題、文化問題和民族經濟問題,重視我們以前沒有關注過或關注較少的國民經濟發展的民族、文化維度,這會對“一帶一路”的發展提供重要的理論支持。

  五、中國的民族模式更符合“一帶一路”的需要

  “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必將給人類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中國和平發展的理念將影響更多國家,為人類的發展進步帶來福祉。然而,這一倡議首先面對的就是國際國內的民族問題,需要我們優先加以解決。目前,在西方理論主導下的國際國內民族關系都不夠理想,這已經成為我們實施“一帶一路”倡議的現實障礙,因而更加需要產生于中華大地、符合全球化需求的民族學理論。

  經典的經濟學理論假設市場是勻質的,生產要素是可以自由流動的,然而,現實的情況是,市場并非勻質,生產要素也不是完全可以自由流動的,比如最重要的生產要素——人力資本,就是一種基本上無法自由流動的要素,在地域方面體現出鮮明的民族國家特征,產生這種結果當然可能存在多種原因,一個至關重要的原因就是人具有民族文化屬性,其在思想文化層面將人們劃分成不同群體,并形成迥異的地域適應性,影響了人力資本的自由流動。導致人力資本難以自由流動的影響因素主要是民族文化因素,而且主要是目前居于主導地位的西方主流民族觀。西方民族觀體現為:世界存在著中心/外圍、核心/邊緣、起源/非起源這樣一種秩序,西方是世界的中心,非西方是世界的外圍,人類文明的發展將會不斷從中心擴散到外圍;現代世界存在核心,那就是西歐、美國這個區域,除此之外,都是外圍,各種形態的知識將不斷從核心向邊緣外溢;人類社會存在起源和非起源之分,社會形態的演進是線性的,今天的西方就是明天的非西方。正是因為西方這種看待民族文化的世界觀,導致世界不斷出現動蕩,不同民族國家之間動不動就需要用戰爭來實現的平衡。這是因為,民族的起源是多元的,遠不是西方學者設想的單一線性的,不同民族存在著多種民族文化演進路徑,用單一的模式加以框定,一定會出現嚴重的沖突。這可能就是西方的基督教文明與伊斯蘭教文明、東正教文明存在沖突的重要原因,可能就是如今宗教文明分界線邊緣不斷爆發戰爭的原因。這種基于文明沖突而爆發的戰爭,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全球化的推進,是全球化持續推進的文化思想障礙。

  中國人擁有與西方截然不同的民族觀,我們的民族觀是基于道教太極圖的元思維,太極圖內“兩個蝌蚪”是可以隨時轉換位置的,并不存在一個固定的位置,因此,在中國人的民族觀里,不存在中心/外圍、核心/邊緣、起源/非起源觀念。在一定意義上,各個民族是互為中心、互為邊緣、互為起源的,世界的發展不存在線性關系,沒有固定的模板。這在近代的“華夷之爭”中體現得淋漓盡致。近代歷史上,在華夏民族與周邊少數民族的關系上,有人主張用血統來劃分,但更多的人主張用文化認同來劃分,認同儒家文化者,夷狄亦華夏;不認同儒家文化者,華夏亦夷狄[22]。如此一來,中華民族就擺脫了血統的束縛,而通過文化認同來塑造民族,民族規模迅速擴大,發展成全球最大的一個民族;而且因為是以文化認同為基礎的,這種文化就不可能來自某個具體的基于血統的民族,而是所有血統民族的大集合。這種基于中華民族發展路徑的歷史觀,正如汪暉所言,互為中心、互為邊緣、互為起源的歷史觀是一種超越自我中心的歷史觀,其迥異于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國家的中心/外圍、核心/邊緣的以自我為中心的等級體系[23]。正是中華民族貢獻給世界的平等的歷史觀、民族觀,可以讓人類擺脫血統的束縛,大力發展全球化,任何民族都可以建立更大的“朋友圈”,實現經濟活動的規模范圍效益,推進全球化走向極致。

  參考文獻:

  [1][美]塞繆爾·亨廷頓.文明的沖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M].周琪,等,譯.北京:新華出版社,1997.

  [2][美]塞繆爾·亨廷頓.變化社會中的政治秩序[M].王冠華,等,譯.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

  [3]金碚.經濟全球化的3.0時代——兼論“一帶一路”的互聯互通觀念[J].中國工業經濟,2016(1).

  [4]Joseph S.Nye,Jr.The Changing Nature of World Power[J].Political Science Quarterly,1990(2).

  [5]Paul Bairoch.International Industrialization Levels from 1750 to 1980[J].Journal of European Economic History,1982(2).

  [6]Lester B.Pearson.Democracy in World Politics[M].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55.

  [7]Thomas S.Kuhn.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M].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62.

  [8]Dale C.Copeland.Economic Interdependence and War:A Theory of Trade Expectations[J].International Security,1996(4).

  [9]Vaclav Havel.Civilization 's Thin Veneer[J].Harvard Magazine,1995(5).

  [10]黃琪軒,李晨陽.大國市場開拓的國際政治經濟學——模式比較及對“一帶一路”的啟示[J].世界經濟與政治,2016(5).

  [11]David M.Rowe.The Trade and Security Paradox in International Politics[Z].Ohio State University(unpublished manuscript),1994.

  [12]黃恒學.公共經濟學[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2.

  [13]鄭先武.區域間主義與東盟模式[J].現代國際關系,2008(5).

  [14]黃河.公共產品視角下的“一帶一路”[J].世界經濟與政治,2015(6).

  [15]李曦輝.從地緣政治視角看“一帶一路”倡議[J].經濟導刊,2017(2).

  [16]習近平.習近平談“一帶一路”[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8.

  [17]習近平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座談會上強調 總結經驗堅定信心扎實推進 讓“一帶一路”建設造福沿線各國人民[J].實踐(思想理論版),2016(9).

  [18]張曉松,安蓓.習近平出席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座談會并發表重要講話[N].人民日報,2016-08-18(1).

  [19]施正一.施正一文集[M].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2001.

  [20]劉慧,葉爾肯·吾扎提,王成龍.“一帶一路”戰略對中國國土開發空間格局的影響[J].地理科學進展,2015(5).

  [21]劉慧,劉衛東.“一帶一路”建設與我國區域發展戰略的關系研究[J].中國科學院院刊,2017(4).

  [22]費孝通.中華文化多元一體格局[M].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1999.

 

作者簡介

姓名:李玲艷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午夜福利影院,国产av久久免费观看,日韩在线旡码免费视频